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请您留言 / 友情链接
繁體中文 | English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当代儒学网 > 中华艺术 > 演艺 > 从经典韩剧《大长今》看中国传统儒学的魅力
从经典韩剧《大长今》看中国传统儒学的魅力
中国当代儒学网   2020-04-11 02:31:21 作者:子清辑 来源:橙光暮语 文字大小:[][][]

 

 

    提起影响深远的经典韩剧,《大长今》一定榜上有名。

    《大长今》是韩国2003年MBC出品的韩剧,剧情讲述了一代奇女子徐长今是如何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朝鲜王朝历史上首位女御医,被中宗赐于“大长今”称号的故事。该剧获得2004年度韩国收视率冠军,并形成收视热潮,席卷亚洲。这部剧是不少观众看的第一部古装韩剧,可谓是经典之作。

    《大长今》虽然是部历史古装剧,但叙述重点不是宫廷斗争、不是帝王将相,而是一个底层女性的成长、奋斗历程,开创了韩剧史上大女主剧的先河。


    《大长今》能够获得巨大成功,除了剧集本身的“故事好、结构好、画面好、演技好”,还在于主人公长今个人独特的光辉艺术形象,她的身上包含了一个完美女性具备的许多品质:美丽、智慧、真诚、上进、坚韧。

    长今的难能可贵之处在于,她自始至终以一颗仁爱之心化解身边恩怨,用努力换取成果。即使经历磨难无数,也永不放弃对生活的热爱、对使命的坚守。长今追求美好纯真,在逆境中勇敢拼搏,用自己的努力收获了事业和爱情上的成功。

    《大长今》的一个显著艺术特色就是对儒学思想的成功诠释。这部剧将传统的儒学思想融入到长今的个人形象塑造上,使得儒学魅力在无形之中为观众所接受,并产生了对传统美德以及儒学文化的理解与认同。

    儒学起源于中国,古代中国的主流思想正是儒学文化。中韩两国自古以来,山水相连,文化交融。韩国的文化,受到我国传统文化深远的影响。如今的韩国已经成为了世界上公认的“儒学样板国家”,“儒家文化国家的活化石”。

    作为韩国文化的输出者,韩剧将儒学的魅力展现的淋漓尽致。韩剧的儒学魅力是融合了历史传统与现代自由民主于一体的魅力,是包含民族性与世界性于一体的魅力。

    本文将从韩剧《大长今》中主人公长今的个人形象出发,来阐述浅析经典韩剧里的中国传统儒学魅力。

长今的孝与悌:儒家“孝悌之义”思想下的情感表达

    儒家十三经之一《孝经》里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立身行道,扬名于后世,以显父母,孝之终也。”

    孔子也说过:“孝悌也者,其为仁之本与”。孔子儒家思想的核心是“仁”,而“孝悌”更是作为仁之根本,可见“孝悌”在儒家思想中的重要地位。

    孔子非常重视孝悌,认为孝悌是做人、做学问的根本。“孝”,是指晚辈对长辈、子女对父母的尊重与孝顺;“悌”,则是指同辈之间、兄弟姐妹之间的友爱。

    “孝悌之义”被韩国人视为传统美德,这一美德在韩剧《大长今》中表现得尤为突出。

    长今为什么从小就坚持一定要进宫当宫女,而且立志成为御膳房的最高尚宫?因为是受父母的临终遗命。

    长今的父母因为宫廷斗争蒙受不白之冤,遭人迫害。长今的母亲临终之前,将自己所受的冤屈写在了一封书信里,希望长今能够做到御膳房的最高尚宫,有朝一日为自己平反昭雪。另外长今母亲也在宫廷的退膳间里藏有自己的饮食手札,希望长今也能够沿着自己的梦想之路走下去。母亲虽然不在了,但每当长今看到这份饮食手札时,就会感受到母亲的气息,仿佛母亲就在身边。

    长今将母亲的临终遗命牢牢记在心里,时刻不忘为母亲洗刷冤屈的志向,这是“孝之始也”。而当她通过不懈努力成为朝鲜王朝历史上首位女御医,用自己的力量为母亲平反昭雪、恢复名誉,这是“孝之终也”。

    长今的“孝”还体现在与韩尚宫的师徒情深上。韩尚宫是长今母亲生前的挚友,一直给予长今温暖的呵护。她也是一位可敬的老师,充分培养长今在厨艺上的潜力,教她做人做事的道理,这一切都在长今的人格养成中留下深刻的烙印。

    对于长今来说,韩尚宫除了是老师,还是她的另一位母亲,爱如山、恩如海。长今对韩尚宫极为尊重和孝顺,两人的关系就如同亲母女一般。长今将恩师当做母亲一般孝敬,这也是“至孝”。

    长今的“悌”表现在她与连生的姐妹情深上。连生是和长今一起在宫中长大的姐妹,她对长今的影响是至关重要的,可以说长今能一路走来,这位闺中好友给予了很大的支持力量。

    连生为了长今可以付出一切,而长今也为了保护连生甘愿受罚。在连生遭遇难产,有生命危险的时候,又是长今的细心照料令连生脱离生死难关。

    长今曾对连生说过:“因为有你的笑容,才让我觉得未来还有希望。”她们之间这份至纯至善至真的友情,令人感动不已。

    长今身上的“孝悌”魅力,潜移默化的向观众传递了儒家“孝悌之义”的思想观念。只有亲其亲,才能亲他人,敬其亲,才能敬他人。“孝悌”是个人修养的基本准则,也是做人、做学问的根本。

    这样富有内涵的主人公魅力,给我们带来的不只是心灵上的收获,更有生活中的启发和道德上的提升。

长今的守礼:儒家“以礼待人”思想下的行为举止

    《论语》中说:“人无礼,无以立”。“礼”在儒家思想中也极其重要,因为“礼”乃立身之本。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相互促进,互为因果。以礼待人,是人与人交往的基本原则。尊敬别人的人,别人也尊敬你。

    以礼待人是韩国人生活中的基本准则,不仅是家庭成员之间的夫妻相敬、父慈子孝,在社会上的公共场合中,尊敬长者、礼重前辈、男女有别也成为人们自觉遵守的行为秩序意识。

    这在《大长今》中,也有着十分清晰的体现。

    长今在做御膳厨房的宫女时,对待每一位尚宫前辈,都做到尊敬敬重;即使是同辈的宫女,她也以礼相待,敬语相称。在面对她成长道路上最大的竞争对手,同样优秀的崔今英时,依旧做到“以礼服人”,从来没有想过用不正当手段去打压对方。后来她跟着首医女张德学习医术时,即使被对方屡次无理刁难,她还是彬彬有礼,以礼相待。

    甚至在对待食物和食客的态度上,长今也怀有一颗守礼、重礼之心。
剧中有一个情节是明朝使臣来到朝鲜王朝访问,御膳厨房的其他人都是准备的大鱼大肉来款待,但长今听说使臣患有“消渴症”(糖尿病),不宜吃过油过甜的食物。细心的她为使臣的身体状况充分着想,给使臣做了利于他身体健康的食物。长今说在任何时候都不能呈上对吃的人有害的饮食,这份“以礼善待食客之道”令使臣大加赞赏。

    在爱情中,长今对内心所爱慕的闵正浩,也做到“发乎情,止乎礼”。两人虽然互相深爱对方,但从来没有逾越礼数的举动。长今和他对视一下都会脸红,最大的尺度就是拥抱对方。长今和他相知相惜,看似意味深长的对白是他们的情深义重和心有灵犀。

    长今身上的“守礼”魅力,潜移默化的向观众传递了儒家“以礼待人”的思想观念。“礼者,人道之极也。”以礼待人,是道德中的头等大事,是人与人交往的基本原则。只有明礼,才能做个有教养的人。

    “礼”的魅力更像是无形之中的章法,约束着人们的行为举止,使整个社会文明有序、秩序井然,人与人互相尊重。

长今的仁爱:儒家“仁者爱人”思想下的博爱之心

    《论语》子曰:“人而不仁,如礼何?人而不仁,如乐何?” “仁”是儒家思想的核心观念, 是中国儒家学派道德规范的最高原则,孔子思想体系的理论核心。

    没有了“仁”,其他一切都无从谈起。奉儒学为民族精神和民族信仰的韩国,当然要在韩剧中大力传播关于“仁”的儒家思想。

    所谓仁者,是充满慈爱之心、满怀爱意的人;是具有大智慧、善良人格的人。关于仁的内涵,孔子认为主要有两层:一是克己复礼;二是仁者爱人。对内克己,对外爱人,最终在思想和行动上符合礼的要求。

在长今的性格中,“仁”的体现可谓无孔不入。

    提起影响深远的经典韩剧,《大长今》一定榜上有名。

    《大长今》是韩国2003年MBC出品的韩剧,剧情讲述了一代奇女子徐长今是如何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朝鲜王朝历史上首位女御医,被中宗赐于“大长今”称号的故事。该剧获得2004年度韩国收视率冠军,并形成收视热潮,席卷亚洲。这部剧是不少观众看的第一部古装韩剧,可谓是经典之作。

    《大长今》虽然是部历史古装剧,但叙述重点不是宫廷斗争、不是帝王将相,而是一个底层女性的成长、奋斗历程,开创了韩剧史上大女主剧的先河。

    《大长今》能够获得巨大成功,除了剧集本身的“故事好、结构好、画面好、演技好”,还在于主人公长今个人独特的光辉艺术形象,她的身上包含了一个完美女性具备的许多品质:美丽、智慧、真诚、上进、坚韧。

    长今的难能可贵之处在于,她自始至终以一颗仁爱之心化解身边恩怨,用努力换取成果。即使经历磨难无数,也永不放弃对生活的热爱、对使命的坚守。长今追求美好纯真,在逆境中勇敢拼搏,用自己的努力收获了事业和爱情上的成功。

    《大长今》的一个显著艺术特色就是对儒学思想的成功诠释。这部剧将传统的儒学思想融入到长今的个人形象塑造上,使得儒学魅力在无形之中为观众所接受,并产生了对传统美德以及儒学文化的理解与认同。

    儒学起源于中国,古代中国的主流思想正是儒学文化。中韩两国自古以来,山水相连,文化交融。韩国的文化,受到我国传统文化深远的影响。如今的韩国已经成为了世界上公认的“儒学样板国家”,“儒家文化国家的活化石”。

    作为韩国文化的输出者,韩剧将儒学的魅力展现的淋漓尽致。韩剧的儒学魅力是融合了历史传统与现代自由民主于一体的魅力,是包含民族性与世界性于一体的魅力。

    本文将从韩剧《大长今》中主人公长今的个人形象出发,来阐述浅析经典韩剧里的中国传统儒学魅力。

长今的孝与悌:儒家“孝悌之义”思想下的情感表达

    儒家十三经之一《孝经》里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立身行道,扬名于后世,以显父母,孝之终也。”

    孔子也说过:“孝悌也者,其为仁之本与”。孔子儒家思想的核心是“仁”,而“孝悌”更是作为仁之根本,可见“孝悌”在儒家思想中的重要地位。

    孔子非常重视孝悌,认为孝悌是做人、做学问的根本。“孝”,是指晚辈对长辈、子女对父母的尊重与孝顺;“悌”,则是指同辈之间、兄弟姐妹之间的友爱。

    “孝悌之义”被韩国人视为传统美德,这一美德在韩剧《大长今》中表现得尤为突出。

    长今为什么从小就坚持一定要进宫当宫女,而且立志成为御膳房的最高尚宫?因为是受父母的临终遗命。

    长今的父母因为宫廷斗争蒙受不白之冤,遭人迫害。长今的母亲临终之前,将自己所受的冤屈写在了一封书信里,希望长今能够做到御膳房的最高尚宫,有朝一日为自己平反昭雪。另外长今母亲也在宫廷的退膳间里藏有自己的饮食手札,希望长今也能够沿着自己的梦想之路走下去。母亲虽然不在了,但每当长今看到这份饮食手札时,就会感受到母亲的气息,仿佛母亲就在身边。

    长今将母亲的临终遗命牢牢记在心里,时刻不忘为母亲洗刷冤屈的志向,这是“孝之始也”。而当她通过不懈努力成为朝鲜王朝历史上首位女御医,用自己的力量为母亲平反昭雪、恢复名誉,这是“孝之终也”。

    长今的“孝”还体现在与韩尚宫的师徒情深上。韩尚宫是长今母亲生前的挚友,一直给予长今温暖的呵护。她也是一位可敬的老师,充分培养长今在厨艺上的潜力,教她做人做事的道理,这一切都在长今的人格养成中留下深刻的烙印。

    对于长今来说,韩尚宫除了是老师,还是她的另一位母亲,爱如山、恩如海。长今对韩尚宫极为尊重和孝顺,两人的关系就如同亲母女一般。长今将恩师当做母亲一般孝敬,这也是“至孝”。

    长今的“悌”表现在她与连生的姐妹情深上。连生是和长今一起在宫中长大的姐妹,她对长今的影响是至关重要的,可以说长今能一路走来,这位闺中好友给予了很大的支持力量。

    连生为了长今可以付出一切,而长今也为了保护连生甘愿受罚。在连生遭遇难产,有生命危险的时候,又是长今的细心照料令连生脱离生死难关。

    长今曾对连生说过:“因为有你的笑容,才让我觉得未来还有希望。”她们之间这份至纯至善至真的友情,令人感动不已。

    长今身上的“孝悌”魅力,潜移默化的向观众传递了儒家“孝悌之义”的思想观念。只有亲其亲,才能亲他人,敬其亲,才能敬他人。“孝悌”是个人修养的基本准则,也是做人、做学问的根本。

    这样富有内涵的主人公魅力,给我们带来的不只是心灵上的收获,更有生活中的启发和道德上的提升。

长今的守礼:儒家“以礼待人”思想下的行为举止

    《论语》中说:“人无礼,无以立”。“礼”在儒家思想中也极其重要,因为“礼”乃立身之本。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相互促进,互为因果。以礼待人,是人与人交往的基本原则。尊敬别人的人,别人也尊敬你。

    以礼待人是韩国人生活中的基本准则,不仅是家庭成员之间的夫妻相敬、父慈子孝,在社会上的公共场合中,尊敬长者、礼重前辈、男女有别也成为人们自觉遵守的行为秩序意识。

    这在《大长今》中,也有着十分清晰的体现。

    长今在做御膳厨房的宫女时,对待每一位尚宫前辈,都做到尊敬敬重;即使是同辈的宫女,她也以礼相待,敬语相称。在面对她成长道路上最大的竞争对手,同样优秀的崔今英时,依旧做到“以礼服人”,从来没有想过用不正当手段去打压对方。后来她跟着首医女张德学习医术时,即使被对方屡次无理刁难,她还是彬彬有礼,以礼相待。

    甚至在对待食物和食客的态度上,长今也怀有一颗守礼、重礼之心。
剧中有一个情节是明朝使臣来到朝鲜王朝访问,御膳厨房的其他人都是准备的大鱼大肉来款待,但长今听说使臣患有“消渴症”(糖尿病),不宜吃过油过甜的食物。细心的她为使臣的身体状况充分着想,给使臣做了利于他身体健康的食物。长今说在任何时候都不能呈上对吃的人有害的饮食,这份“以礼善待食客之道”令使臣大加赞赏。

    在爱情中,长今对内心所爱慕的闵正浩,也做到“发乎情,止乎礼”。两人虽然互相深爱对方,但从来没有逾越礼数的举动。长今和他对视一下都会脸红,最大的尺度就是拥抱对方。长今和他相知相惜,看似意味深长的对白是他们的情深义重和心有灵犀。

    长今身上的“守礼”魅力,潜移默化的向观众传递了儒家“以礼待人”的思想观念。“礼者,人道之极也。”以礼待人,是道德中的头等大事,是人与人交往的基本原则。只有明礼,才能做个有教养的人。

    “礼”的魅力更像是无形之中的章法,约束着人们的行为举止,使整个社会文明有序、秩序井然,人与人互相尊重。

长今的仁爱:儒家“仁者爱人”思想下的博爱之心

    《论语》子曰:“人而不仁,如礼何?人而不仁,如乐何?” “仁”是儒家思想的核心观念, 是中国儒家学派道德规范的最高原则,孔子思想体系的理论核心。

    没有了“仁”,其他一切都无从谈起。奉儒学为民族精神和民族信仰的韩国,当然要在韩剧中大力传播关于“仁”的儒家思想。

    所谓仁者,是充满慈爱之心、满怀爱意的人;是具有大智慧、善良人格的人。关于仁的内涵,孔子认为主要有两层:一是克己复礼;二是仁者爱人。对内克己,对外爱人,最终在思想和行动上符合礼的要求。

    在长今的性格中,“仁”的体现可谓无孔不入。

    她热爱生命,热爱生活,热爱身边的一切,对未知的事物充满好奇心,勇于挑战自我、磨炼自我。

    为了精进厨艺,长今会在宫里搞各种研发。食材的搭配、营养价值,她都要仔细研究。学习医术的时候,她跟着首医女张德四处义诊,攒积经验。

    当百姓和皇族遇到疑难杂症时,长今临危受命,为了天下人民的福祉,以一颗仁爱之心,舍命尝试那些前人没有经历过的治病方法。

    长今的一生遇到过许多挫折和坎坷,但她从来不气馁,不放弃对生活的希望。她持之以恒,坚定信心,激发自我的潜能,最后凭借坚韧的毅力战胜逆境。

    长今的“仁”还体现在对待伤害自己的敌人的态度上。在自我成长、职位升迁、为母报仇、洗刷长辈们的冤情上,她的所有反击手段都是光明磊落的,没有公报私仇,没有阴谋诡计,她用正义战胜所有迫害和不公。
而到最后,长今放弃了身为宫廷女御医的所有名利,选择和丈夫女儿一起回归平凡生活,于人生中寻求一份淡泊名利的平静。

    以上的所有,也正是“仁”之思想的深层次体现。

    长今身上的“仁爱”魅力,潜移默化的向观众传递了儒家“仁者爱人”的思想观念。仁者爱人,有礼者敬人;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

    这种“仁”的魅力深深感染着我们的心灵,不仅能从主人公的身上学到坚韧的意志、仁爱的品质,更能在追名逐利的当下寻求一份返璞归真的美好。

长今的“和合”:儒家“天人合一”思想下的和谐之道

    《论语》子曰:“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天人合一的观点是儒家关于人与自然关系的最基本的思想。

    “天”代表“真理”、“法则”,“天人合一”就是与人与先天本性相合,回归自然、回归大道。如果彼此间的平衡关系被破坏,那么必将影响事物的发展。

    在现代社会,无论是生态文明建设还是经济文化发展中,“天人合一”的儒家思想依然被世人所推崇。这道儒家思想也被韩国人融入到韩剧中,并希望凭借这种方式将“和合”理念传播到每个人的心中。

    “和”,指和谐、祥和;“合”,指结合、融合。“和合”的理念,是人类追求的自然、社会、文明中诸多元素之间的理想关系状态。

    《大长今》中,长今的许多学习故事,都体现着人与自然的和谐之道。

    长今刚成为御膳厨房的小宫女时,有一个用松针穿松子的练习,她选择用心去体会和感受松针与松子之间的接触,来训练手上的力道和感觉。
长今还是御膳厨房内人时曾参加过一场御膳竞赛。其中一道题目是用普通百姓都丢弃不用的食材来做出美味佳肴,以此来鼓励收成不好的百姓。长今因为急于求胜而投机取巧,结果输掉这场比赛。韩尚宫看出长今因为自负才气而骄傲自满,于是把长今派遣出宫,自行反省。

    长今则从云岩寺的处士那里领悟到,美味佳肴其实并没有什么所谓的秘方,而是要回归自然,用真诚的心做出来的。

    再后来,长今通过医女的考试接受培训时,申必益医师带领她们去山里,让她们呼吸山野的清新空气,将体内的浊气排出,和自然之气相通。
以上这些剧情,都是在传达“和合”理念,人与自然的和谐之道。

    长今身上的“和合”魅力,潜移默化的向观众传递了儒家“天人合一”的思想观念。

    “和合”的魅力传递出了人们亲近自然、珍爱自然的观念。热爱生命,热爱大自然,才能够领会生命的语言,时时刻刻感受到生命的美好。

结语

    在韩剧《大长今》中,美丽、智慧、真诚、坚韧的长今,这个光辉夺目的艺术形象让我们看到了韩剧中的中国传统儒学魅力。

    这份儒学魅力融合了历史传统与现代自由民主于一体,包含民族性与世界性于一体。中国的文化和世界的文化是相通的,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关闭窗口
 

copyright(c) 2004-2012 中国当代儒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北京·东城区国子监街65号  e-mail: mail-ccc@163.com  mailzhrx@163.com QQ:1953300734  审批表下载 
晋ICP备120015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