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请您留言 / 友情链接
繁體中文 | English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当代儒学网 > 阳明精舍 > 精舍动态 > 蒋庆回应李明辉:王道政治优胜于民主政治
蒋庆回应李明辉:王道政治优胜于民主政治
中国当代儒学网   2015-04-15 03:11:59 作者:张博 来源:澎湃新闻 文字大小:[][][]

 

    2015年1月24日,澎湃新闻刊发了对台湾“中央研究院”学者李明辉的访谈。作为新儒家代表人物牟宗三的弟子,李明辉就台湾社会中保留的儒家传统以及两岸的政治儒学问题谈了自己的看法,并提到,所谓“大陆新儒家”,“主要是以蒋庆为中心,包括陈明在内的一小撮人的自我标榜”。
    近日,新浪历史专访了阳明精舍山长蒋庆,回应了李明辉的批评。
    在这一长篇访谈中,蒋庆首先针对李明辉“政治儒学在台湾已经落实”的说法,重申自己对“政治儒学”的界定。他认为儒学内部判教的标准不在于儒学讲不讲政治,因为所有的儒学传统都讲政治,而在于以什么样的方式与以什么样的义理讲政治。以内在心性的方式讲政治,是心性儒学讲政治的方式;以外在架构的方式讲政治,是政治儒学讲政治的方式。以源自西方的义理讲政治,是在讲“西方的政治”;以源自中国的义理讲政治,是在讲“中国的政治”。
    在蒋庆看来,“港台新儒家”以内在心性的方式与西方的政治义理讲政治,而大陆儒家以外在架构的方式与中国的传统义理讲政治。李明辉的说法,实际上是讲西方的民主制度在台湾已经落实,而不是讲基于儒家传统义理价值——“王道”——的政治制度在台湾已经落实。也就是说,台湾建立的是一个西化的现代民主制度,而不是一个中国的儒家政治制度。
    那么当今世界,“民主是最不坏政治”这一判断成立吗?蒋庆认为,这句话确实是一个事实,但我们并非就因此心安理得地只能接受民主政治。因为民主本身存在着许多问题。而儒家有作为“人类最好政治”的“王道政治”为自己的追求目标,必须在改造有缺陷的民主政治的基础上追求“王道政治”。
    他说:我们为什么不能另起炉灶,充分发挥儒家的“创制意识”,以儒者应有的大智慧、大愿力、大气魄、大担当依据儒家的“王道”理想改造民主政治并超越民主政治,从而建立起一种吸纳了民主政治正面价值又比民主政治更可欲的“人类最好政治”呢?
         而对于科学和民主而言,即使有值得肯定的地方,蒋庆认为也完全没有必要对其进行“本体论肯定”,对其进行“功能论肯定”或许更好。“‘五四’离现在快一百年了,科学和民主的负面价值在现代已经暴露无遗,现代儒家应该因应这一时代的变化确立自己的价值制高点,不应该再屈居于科学和民主之下而沦为科学和民主的论证工具了。” 

台湾“中央研究院”学者李明辉,是新儒家代表人物牟宗三的弟子。
    针对近代以来的这一现象——中国知识分子的思考集中在回应西方的挑战与推进中国社会的现代化与世界化上——蒋庆认为这无可厚非,因为这本来就是百年来中国遭遇的最大议题。
    但问题在于,中国近现代的政治与思想谱系中,只有一个流派,即“现代化派”:都热烈地追求科学和民主,而没有对现代化进行深入的反思与批判,看不到现代化的负面价值与严重问题。至于世界化,不管是自由主义、民主主义与社会主义,其本质都是普遍化的理性主义,都具有强烈的世界主义倾向,即都认为自由民主与社会主义是人类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与各种文明演进的最后归宿。他认为这会导致我们在地球上再也找不到中国。
    为了捍卫中华文明的自性特质,为了守护人类历史发展的丰富性与人类文明演进的多样性,蒋庆选择“无视中国知识分子热烈拥抱现代化和世界化的普遍心态,从中华文明赓续与儒学道统传承的立场出发,重新解释儒学……为挽救中华文明在社会与政治上的自性与尊严而努力。这一努力是否成功,我不知道,我只是尽心焉耳矣。”
    至于他因此受到“思想与世界潮流背道而驰”的批评,蒋庆认为顺应潮流的思想并不意味着是有价值的思想,而违背潮流的思想也并不意味着是无价值的思想。“难道我们没有看到,当初的孔孟不也是违背当时的世界潮流而要回到先王的‘王道'‘仁政'吗?”他指出,古今中外真正有价值的思想往往是违背潮流而不合时宜的思想,因为思想的本质是“思”,而“思”的本质是批判性。
    “因此,我愿追随孔孟之后,不随世界潮流而动,做一个不合时宜的思想者。”

为什么打印店老板大部分是湖南人? 

大学周围最常见的打印店内景。
    本周有篇名为《新化复印产业的生命史》的旧文,在网上二次传播,广受转发。        
    这篇最初发表于2010年的论文署名为北京大学社会学系的冯军旗。这位作者的博士论文《中县干部》,曾于2011年在网上掀起热议。那是冯军旗在中部某农业县挂职两年,写出的25万字,力图在某种程度上还原这个县乃至更广意义上的基层官场生态。他收集官员在年龄、学历方面的造假证据;披露该县改革开放以来的虚假政绩工程;搜罗了该县千名副科级及以上干部的简历,寻找他们升迁路上的“奥秘”。        
    本周备受关注的这篇文章当然远非他的博士论文那么厚重。但由于主题同样敏锐地捕捉到了日常生活中的一个普遍现象而获得共鸣:城市中打印店老板很多来自湖南,尤其是新化县。作者以北京高校中的复印产业为中心,对此进行了研究。        
    研究发现,新化县境内山脉纵横,人多地少。这种刚性结构使得新化县一直有“以技补农”的传统。1960年,新化人易代兴、易代育兄弟在四川涪陵偶然获得了机械打字机维修技术,以此为开端,经过40多年的演化变迁,新化人发展出了遍布全国的复印产业经营网络,从业人员接近20万,形成了极具地方特色的“新化现象”。目前的新化模式是:把日本和美国的二手复印设备通过国际贸易扩散到国内,然后通过专业市场销售到专业店,从而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现在,一些新化人开始了办公设备和耗材的生产和制造,为新化复印产业开拓了新的方向。        
    根据冯军旗的研究,新化复印产业自1960年代开始经历了以下阶段:流动维修机械打字机-->流动维修复印机-->开办复印店-->升级图文店-->(进口)二手复印机销售-->办公设备制造。很多该产业的从业者都经历了阶梯式发展的各个发展层,也有些人可能没有这么完整。但总体上,新化复印产业的生命史,同时也是新化从业者的生命史,个人的生命编织进了产业的生命。        
    其中,“地域共同体”的特性值得关注。在新化这个同质性的乡土社会,血缘、亲缘、地缘关系相互交织,为去往县城和城市打工的社会关系稀少的新化人提供社会资本。而几个特别有闯劲、善学新手艺的本土精英人物也至关重要。“更重要的是,这是一个几万人都吃不饱饭的农业社会。一面是在家吃不饱饭,一面是出去维修挣大钱,这种巨大的反差使得打字机维修技术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沿着地缘关系等网络迅速扩散,从而使得洋溪镇成为新化复印产业的扩散中心。”        
    至于未来,作者提及,二手复印机产业在中国至少还有30~50年的生命周期。如果中国的办公自动化普及能够达到日本、美国那样的水平,如果中国的复印机国产化能够再度起飞,那么,二手复印机肯定要退出历史舞台。那时,新化人复印产业的“阶梯式”发展也将不断与时俱进。
              
【本周言论】       
    是党员就要有纪律意识和规矩意识,不能将自己的言行凌驾于党的纪律规矩之上,口无遮拦、毫无顾忌地乱说胡说,以显示自己的所谓“有才”。一分多钟的视频中,毕福剑把个人和小圈子的快乐建立在嘲弄调侃领袖和军队之上,建立在损毁党的形象之上,而看起来他却很享受这种感觉,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这是严重的自由主义和个人主义。 ——中国纪检监察报4月10日刊文《党员毕福剑必须讲规矩》发表评论。中国纪检监察报是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的机关报。
       
  “有可能就捡了一部手机,交到失主手上,那就是最美。人就是这样,做了好事以后,一旦受到了表扬,想停都停不下来。”商泽友说,“我们就是要‘向上、向善’的东西,让大家看完以后很舒服,不是凶杀啊、着火啊那些挺阴暗的东西。”——中国青年报4月8日刊文《“雷锋频道”诞生记》报道了辽宁省抚顺市创办“雷锋频道”的情况。抚顺市广播电视台台长商泽友在采访中介绍频道初衷和定位时如是说。
       
       当年的大陆人,就像你我这样的,在香港,上街会有你拿着钱买不到东西,最后一肚子气回来的情况。当年却没有说所谓的“陆港矛盾”。但是如果以当时大学生的经历来说,当时陆港矛盾要严重多了,但是现在却被放大……至于所谓的支持港独,真正有理性的香港人是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关闭窗口
 

copyright(c) 2004-2012 中国当代儒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北京·东城区国子监街65号  e-mail: mail-ccc@163.com  mailzhrx@163.com QQ:1953300734  审批表下载 
晋ICP备120015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