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请您留言 / 友情链接
繁體中文 | English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当代儒学网 > 新闻中心 > 媒体关注 > 事实和数据说话:抗疫一线专家讲中医药参与新冠肺炎治疗的强大疗效(组图)
事实和数据说话:抗疫一线专家讲中医药参与新冠肺炎治疗的强大疗效(组图)
中国当代儒学网   2020-04-12 10:14:01 作者:子清辑 来源:中国网医疗频道 文字大小:[][][]

 

  中医药已成为新冠肺炎治疗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抗疫的“中国方案”主要内容之一,也成为这次疫情防控的亮点。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全国人民众志成城、共克时艰,战疫终于取得重大进展,这次伟大的阶段性成就,是一线医务人员用他们“全力以赴”和“珍贵生命”换来的。同时也充分展示我们祖国医学防治疫病的实力。

  疫情防控过程中,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办公室先后颁布七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以下简称《诊疗方案》),第一版到第七版。其中第三版至七版中明确中医治疗方案,提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属于中医疫病范畴。

  在第七版《诊疗方案》中,明确提出医学观察期(居家隔离期、密切接触者的集中隔离期)和临床治疗期的中成药用药方案,说明中医药已成为新冠肺炎治疗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抗疫的“中国方案”主要内容之一,成为这次疫情防控的亮点。

 

  实现两个90%,充分展现中医药实力

 

  这次疫情防控,中医药广泛参与新冠肺炎的治疗,深入介入诊疗全过程,有效发挥了积极作用,助力中国疫情局势实现逆转。国家中医药局党组书记余艳红在3月23日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提供一组数据显示,临床疗效观察显示,中医药总有效率达到了90%以上。中医药能够有效缓解症状,能够减少轻型、普通型向重型发展,能够提高治愈率、降低病亡率,能够促进恢复期人群机体康复。

 

中国中医科学院原院长、首席研究员曹洪欣教授

 

  中国中医科学院原院长、首席研究员曹洪欣教授对健康界表示,从中央部署,到各省对疫情防控的重视程度,以及国家卫健委《诊疗方案》第三版到第七版中药诊疗方案的公布,包括国家中药管理局推荐的清肺排毒汤的应用,为中医药在新冠肺炎防治中发挥作用奠定坚实的基础,尤其是在湖北武汉地区,中医药的作用举足轻重。

  2月15日,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岳阳中西医结合医院副院长李斌教授主动请缨担任副领队,带领上海国家中医医疗队奔赴武汉雷神山医院进行支援救治工作。对中医药在新冠肺炎治疗中的临床作用,李教授对健康界表示,目前西医缺乏特别有效药物情况下,中医药在提高免疫和改善症状方面发挥出独特的优势,因为中医药可以调节人体免疫力,可以扶正祛邪、清热解毒,通过增强人体的抵抗力来抗击病毒。

  在上海国家中医医疗队所驰援的雷神山中西医结合病区,中医药的使用率达到100%,中西医并重治疗,发挥了1+1>2的效果。

 

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岳阳中西医结合医院副院长李斌教授

 

  在武汉雷神山医院由大连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汪秋艳、李锐主任管理的B1病区,中医药的使用率达到100%,并且把中医药作为恢复期患者主要治疗手段

  广东省政协委员、广东省中医院急诊大科主任丁邦晗教授,在3月2日到达武汉后,跟随全国中医专家组副组长张忠德教授,加入第五轮重症巡查专家组,参加四家医院的死亡病例讨论,并为重症中医诊疗方案的修订提出建议。他向健康界表示,;而火神山医院在药械科季波主任的领导下专门建立有中药房,更有以李俊教授为首的来自部队医院的四位中医师,他们在2月中旬之后几乎100%的患者(纳入西药临床研究的患者除外)均使用中药,以辨证用药为主,尽可能做到一人一方;还有一些医院,比如东西湖医院,会根据国家诊疗方案去附近的中医诊所配药,以汤剂为主。可以说,中医药在减少轻型、普通型向重型发展,提高治愈率、降低病亡率,促进恢复期人群机体康复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

  江夏方舱医院是武汉唯一一家中医方舱医院,医院以中医为主、中医药疗法全覆盖的方式运行。据国家中医医疗队江苏队队长、江夏方舱医院医疗副院长史锁芳介绍,江夏方舱医院的模式在武汉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具有示范作用,实属“中国创举”,其治防结合(治疗与预防结合),中西结合(中医与西医结合),医患结合(医护与患者配合,由被动治疗转变为主动配合),内外结合(内服外治结合),针法灸法改善症状效果快捷,配合情志安抚,促进病愈康复,节省医疗资源,独具特色,为中国传染病公共防控体系建设提供示范。从江夏方舱医院取得业绩的数据不难看出其意义和价值所在,运行26天,共收治 564例,治愈出院394例,因其他疾病转出和休舱需要转出170例,没有一例转重,重型转化率为0。正是由于中医药特色疗法的综合运用,不仅使轻症患者得以快速治愈出院,实现了“五个零”的效果:零死亡、零转重、零复阳、零回头、零感染。

 

  中医药全面用于轻型、普通型、重型、危重型新冠肺炎治疗

 

  近年来,突发病毒性呼吸道传染病频发流行,中医药在治疗SARS、甲型H1N1等疾病方面已经取得明显成效,为应对突发流行性传染性疾病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余艳红表示,研究证实,中药的整体调节,能够增强人体免疫力,同时还有抑制和杀灭病毒的作用。这次共从全国调来4900余名中医药人员驰援湖北,约占援鄂医护人员总数13%,援助队伍规模之大、力量之强,是前所未有的。在实际的救治过程中,分别对轻症治疗和恢复期治疗中医药早期介入,重症、危重症实行中西医结合,制定了相应的治疗规范和技术方案。在武汉疫情爆发早期,许多疑似病人在隔离点等待确诊,及时给予中药汤剂或中成药,有效缓解了病情发展,缓解了医疗资源紧张的压力。

  事实上,中医药在绝大多数的新冠肺炎患者中都能够使用,包括轻症、普通型、重症的控制和痊愈,特别用于重症转轻症患者中的使用。比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中,金花清感颗粒、莲花清瘟胶囊用于医学观察期;清肺排毒汤是轻型、普通型、重型、危重型的一个通用方;宣肺败毒方可以用于普通型新冠肺炎患者治疗中。李斌教授向健康界表示,在他所在的病区,新冠肺炎患者所处的不同阶段,像普通型、重症、危重症,基本上都可以用中医中药来治疗,效果是肯定的。

 

清肺排毒汤是轻型、普通型、重型、危重型的一个通用方

 

  此次疫情在没有特效药和疫苗的情况下,总结中医药治疗病毒性传染病规律和经验过程,深入发掘古代经典名方,结合临床实践,形成了治疗新冠肺炎的诊疗方案和中西医结合的“中国方案”,并在此基础上筛选出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胶囊、血必净注射液和清肺排毒汤、化湿败毒方、宣肺败毒方等有明显疗效的“三药三方”为代表的一批有效方药。这些有效药方,可根据新冠肺炎患者不同阶段的具体情况进行使用。

  对于中药使用的时长及效果,曹洪欣教授向健康界表示,中药在绝大多数患者中都能够应用,包括轻型、普通型的控制和痊愈,特别用于重型转轻症中的使用。通过网络平台治愈20多位新冠肺炎患者(12名重症)过程,轻症、普通型一般两周左右即可痊愈,重症大概需要3-4周时间。治疗过程中,根据病人的病情变化来调整处方,一般初诊开方3剂,服一次药即可退热,第二次次药咳嗽等临床症状明显改善,三次处方病情就会明显缓解,一般4剂药后逐渐病毒核酸检测转阴性,至今没有一例遗留后遗症或病毒核酸检测复阳现象。

 

  整体观念、辨证论治、综合治疗,是中医治疗的最大优势

 

  中医学非常重视人体本身的统一性、完整性及其与自然界的相互关系,认为人体是一个有机的整体,构成人体的各个组成部分之间在结构上不可分割。中医在新冠肺炎的临床诊疗过程中也体现了这一点。李斌教授提到,抗病毒的一个关键点是把体内整体的免疫功能调动起来,也就是中医所说的扶正,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彻底杀死病毒,人体才能痊愈,正所谓“正气存内、邪不可干”。

 

中医专家为患者把脉

 

  中医会“因时、因地、因人、因病”作出相应地处理,病同,其症也同,但未必用同样的药,这就是中医诊疗的最大的优势。

  同时,中医治疗很讲究 辨证论治。曹洪欣教授表示,所谓辨证论治,就是根据病人的发病特点、病机特点与演变规律来诊断和调整处方,也就是说以曹教授治疗的20多例新冠肺炎患者为例,每个人的中药处方都不尽相同,而且会根据病情及时调整处方,这就是辨证论治的最大特点。

  中医治疗新冠肺炎过程中,不仅仅靠黄芪、人参、党参、北沙参等益气增强抵抗力的中药材,还会采用针灸、敷贴、按摩、八段锦等手段,这种综合治疗方案的目的在于促进肺部炎症吸收,保护受损脏器,对免疫功能的修复都有积极作用。李斌教授表示,他们团队不仅采用了无烟灸来进行治疗,还用中医的传统敷贴来治疗大便不畅,这些综合治疗方法,比单纯使用中药的效果更好。

 

  推荐药方中的常用中药材发挥大作用

 

  在国家卫健委发布的多个版本的诊疗方案中,生活中常见的几味中药,包括茯苓、草果、厚朴、槟榔等频繁出现在临床治疗期的初期和轻症推荐配方中,其临床效用引人关注。

  对此,丁邦晗教授认为,新冠肺炎的病因是寒、湿、热、毒、虚、瘀等,在诊疗方案里,轻型和普通型都有寒湿郁肺、寒湿阻肺的描述。中医治病要根据病机来选择药物,寒者热之,而厚朴、草果、槟榔等药物都属于温性或者热性的药物,用其入药是起到化湿的作用。

  无独有偶,武汉抗"疫"前线第二支国家中医医疗队队长、广东省中医院副院长张忠德教授在接受人民网采访时表示:“冠状病毒,就是一种‘寒湿疫’,在药材选用上,多选择能够祛湿的药材。”据他介绍,在“诊疗方案”中的很多中医药方里,使用了多味传统祛湿的中药材,如槟榔、苍术等。张院长举例说:槟榔,可以破掉湿邪。借助槟榔“破气结”的功效,把湿邪驱逐掉;而苍术,点燃后不仅具有熏蒸消毒的效果,在配伍药方中还是一味健脾燥湿的药材。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重点学科呼吸热病学科带头人、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治专家组组长姜良铎教授曾公开表示,新冠肺炎以湿邪为主,发病的病机是湿气比较重,肺气损伤比较严重,痰湿壅滞,造成肺气不通畅。北京中医院院长刘清泉教授也认为,新冠肺炎属于中医“疫病”“湿瘟”的范畴,其病因属性为“湿毒之邪”致病。本病应该化湿为主,芳香化浊避秽,透表散邪,升降脾胃,这是治疗的核心。湿一化郁热就散,毒也就没有了,症状自然就逐渐消失。

  因此,在新冠肺炎的临床治疗中,姜良铎教授、刘清泉教授等都主张开宣肺气。师承姜良铎教授的北京大学第三医院中医科副主任医师王春勇博士认为,新冠肺炎病的症状是湿邪,因此中医所有的治疗处方,都是围绕这个基础来设计的。《诊疗方案》推荐药方中使用槟榔,主要是用其来化浊祛湿的,槟榔有一定的芳香化浊、祛痰化湿功效,在许多中成药中也会使用。

  对于多种常见药材所发挥的作用,丁邦晗教授认为,中药是讲究复方配伍的,一个药方是由多种药物来组成的,这就是复方的意义,就是用多种药物来组成一个制剂,而不是单一的一个药物,这种复方的最大好处是使疗效增强,药物的毒副作用相对减少。张忠德教授也表示,在选用药材的时候,多味药材搭配使用效果也会更加明显,比如在使用槟榔祛湿的同时,还要配合藿香、苍术等多味药物一起使用等。

  李斌教授认为,中药配伍讲究“君臣佐使”,君药是方剂中主要的药物,针对的是疾病的主要矛盾,而臣药有辅助君药治疗主症的作用。佐药的话可以消除或者减弱君臣药物的毒性,能制约君臣药物的峻烈之性。像槟榔、细辛这两个药物,在临床使用的的时候,用量都很少,是一个在短期内服用的药物,可不用担心其副作用。

 

  中医专家的日常防控建议值得推广

 

  在国内疫情好转,全球疫情严峻的形势下,我们应该如何继续做好日常的防护?

 

广东省政协委员、广东省中医院急诊大科主任丁邦晗教授

 

  丁邦晗教授向健康界表示,虽然国内疫情形势转好,但是我们仍不能掉以轻心,我国是一个贸易大国,又是一个开放性的大国,所以不能完全封闭,外来输入病例可能长期存在。这种情况下,一定要减少或避免与他们接触;同时他还建议,依然要把戴口罩作为外出的必备防护措施,尤其是在密闭的空间,比如飞机、公交、办公场所等,一定要戴好口罩;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是,一定要提高自身免疫力,比如运动可以升发阳气,阳气足就可以保护身体不易被外邪侵袭;也可根据自己的体质选择一些药食两用的药材做成代茶饮,以起来保健预防的作用。

  “从 SARS到甲流再到这次新冠肺炎,我们国家在疫情防控过程中积累了很多成功经验,当然也有不足,要吸取教训”曹洪欣教授认为,从中央部署到地方执行并发挥作用,再到全国人民万众一心防控疫情,体会最深的是中西医结合所发挥的作用至关重要的。他建议,应进一步加强中西医优势互补,特别要加强突发流行性传染性疾病的中西医防控机制与体系建设,从公共卫生、防控措施等方面逐步增加中医药方法与技术应用,特别是选择简便验廉的方法,如中医芳香疗法,就可以用来预防新型冠状病毒感染。

  所谓芳香疗法,指的是将气味芳香的药物制成适当的剂型,作用于全身或局部以防治疾病的方法,常见的香料药物包括雄黄、苍术、藿香、川芎、白芷、胡椒、槟榔等。

  事实上,我国自古以来就有佩戴香囊的习俗,香囊作为芳香疗法的延伸,主要作用就是祛寒湿、通七窍、消积滞、强筋骨、杀疫毒、增强身体的抵抗力。曹教授表示,春天是阳气生发的季节,大家要多到户外活动,多接触大然,呼吸新鲜空气,对身心健康都有好处。同时,还要注意自身慢性病的治疗调理,把身体调整到健康平衡状态,防患于未然。

  除了戴口罩、多运动、不熬夜等规律生活外,李斌教授也建议,可以补充大蒜素和多种维生素来进行日常防控。他表示,大蒜素有抑菌、抗病毒的作用,而维生素C,则可以抗氧化损伤,也能增强人体免疫力。

 

关闭窗口
 

copyright(c) 2004-2012 中国当代儒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北京·东城区国子监街65号  e-mail: mail-ccc@163.com  mailzhrx@163.com QQ:1953300734  审批表下载 
晋ICP备120015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