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请您留言 / 友情链接
繁體中文 | English
您现在的位置: 当代儒学网 > 当代儒学 > 学术天地 > 儒家思想与人权观念的交汇(三)
儒家思想与人权观念的交汇(三)
当代儒学网   2016-09-22 10:20:41 作者:林桂榛 来源: 文字大小:[][][]

在柏拉图《欧绪弗洛篇》、《大希庇亚篇》、《理想国》等对话录中,苏格拉底反复表达了事物之所以被称为正义是因为事物自身拥有完全正义性这一哲学立场,而且认为正义正义属性的根本内容或根本条件是首先不得伤害他人,不得非正当地干预他人。在柏拉图《国家篇》中,苏格拉底反复说:一个正义的人能伤害别人吗?”“伤害任何人无论如何总是不正义的。战国大儒孟子和荀子也同样表达了这类以善致善谓善以恶致恶谓恶以恶致善亦谓恶的伦理立场,孟子说:杀一无罪非仁也,非其有而取之非义也(《孟子·尽心上》)行一不义,杀一不辜,而得天下,皆不为也(《孟子·公孙丑上》)。荀子说:行一不义、杀一无罪而得天下,仁者不为也。(《荀子·王霸》)孔子说:君子讳伤其类也,夫鸟兽之于不义也尚知辟之,而况乎丘哉?(《孔子世家》)此即闻义不能从、不善不能改的孔子之吾忧(《论语·述而》),此即孔子所云谓《武》,尽美矣,未尽善也的论善之内涵。荀子曰:古今天下之所谓善者,正理平治也;所谓恶者,偏险悖乱也:是善恶之分也矣。(《荀子·性恶》)

《论语》中孔子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论语·颜渊》、《论语·卫灵公》)子贡曰:我不欲人之加诸我也,吾亦欲无加诸人。(《论语·公冶长》)1916年蔡元培引孔子、子贡前两句话,然后说:西方哲学家之言曰:人各自由,而以他人之自由为界。其义正同。例如我有思想及言论之自由,不欲受人之干涉也,则我亦勿干涉人之思想及言论;我有保卫身体之自由,不欲受人之毁伤也,则我亦勿毁伤人之身体;我有书信秘密之自由,不欲受人之窥探也,则我亦慎勿窥探人之秘密……事无大小,一以贯之。(《华工学校讲义》)故古罗马的西塞罗《老年·友谊·义务——西塞罗文集》说:大自然之所以规定每个人都应该帮助其他任何一个人,正是因为他们是人,所有人都有着统一的利益。具有统一的利益,意味着我们都应服从同一种自然法则,而这种自然法则至少命令我们不应彼此损害(上海三联书店1989年版第185页)

当代家思想家罗尔斯的《正义论》说:每个人都拥有一种基于正义的不可侵犯性,这种不可侵犯性即使以社会整体利益之名也不能逾越。因此,正义否认为了一些人分享更大利益而剥夺另一些人的自由是正当的,不承认许多人享受的较大利益能绰绰有余地补偿强加于少数人的牺牲。(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8年版第1-2页)——明白古今中外哲人关于正义尤其是无侵害性、非侵犯性的底线正义观后,我们才能真正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社会正义政治正义,而不至于落入虚妄的正义招牌里而自觉或不自觉地为

四、儒家思想在公民自由意志层面的主张

许多人头脑中以为孔子没有独立人格,甚至认为儒学没有或根本没有的影子,惟有天理礼法等等伦理集约并将人的个体尊严与价值予以淹没。这完全是道听途说的误解,也完全是对孔子之后的腐儒、贱儒与政治篡改孔子思想、涂抹孔子形象之指鹿为马的信以为真。后世屡屡以杀人、以某个名教杀人,但孔子早已说过一句震撼人心的话: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论语·子罕》)又说: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论语·卫灵公》)士可杀不可辱,凛然后世陈寅恪所表达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铭言与信条!当年梁漱溟不正是用孔子这句话来表达一种不屈服么?孟子曰: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曲,此之谓大丈夫。(《孟子·滕文公下》)可谓一身浩然正气,何来无独立人格?孔子曰隐居以求其志,行义以达其道(《论语·季氏》),孟子曰得志与民由之,不得志独行其道(《孟子·滕文公下》),荀子则曰从道不从君,从义不从父,人之大行也(《荀子·子道》)。无道义持守与独立人格的势利之徒何许人也?《荀子》称之为俗人俗儒,甚至是陋儒贱儒腐儒(《非十二子》、《儒效》、《非相》)

所以,肤浅而不读书的人鹦鹉学舌、人云亦云,脑子里早已是被历史篡改或涂抹的孔子或儒学,脑子里早已是被肆意丑化、抹黑的孔子与儒学,并且这种篡改与丑化的儒学印象与孔子形象早已成为他内心中的一种常识,一种刻板心理,此即18纪日本太宰春台《春台先生读损轩先生〈大疑录〉》所谓所读不过数部书醉生梦死、终身不悟的滑稽之象(《日本思想大系》第34册第405-406页),亦陈康先生《陈康哲学论文集·作者自序》所谓混逻辑与历史为一谈秦晖1997年《社会公正与学术良心》等文所谓荆柯不刺秦王刺孔子的滑稽之象。周谷1956《形式逻辑与辩证法》一文说:“形式逻辑与形而上学不同。形而上学对事物有所主张;形式逻辑则不然,对任何事物都没有主张……它的法则只是规定推论过程的,对于事物自身并没有增加什么说明或解释。”维特根斯坦《逻辑哲学论》说:“逻辑命题不仅不应该被任何可能的经验所否定,而且它也不应该被任何可能的经验所证实。”“显然的是逻辑对于下列这个问题没有任何关系:我们的事实上是否如此?”(商务印书馆1962年版第85-86页)康德《逻辑学讲义》云:不学无术的人一般对于学识渊博持有成见;相反地,学者通常对于普通知性持有成见……关于伦理事物和义务,普通知性常常比思辨的知性判断得更正确。(商务印书馆1991年版第70页)哈克《逻辑哲学》更说根据康德,逻辑错误是感性对判断的那种未被注意的影响的结果。(商务印书馆2003年版第297页)——感性成见与伪逻辑的结合,正是许多冠冕堂皇、义正辞严却似是而非、伪命题式儒学批判、孔子批判者的拙劣思路,此正杜威《哲学的改造》所谓“哲学不是发源于理智的材料而是发源于社会的情绪的材料”(商务印书馆1958年版第13页),诗人艾青《从“朦胧诗”谈起》曰“他们因破除迷信而反对传统……他们寻找发泄仇恨的对象 ”(《文汇报》1981512

五四时代的人并非都糊涂,作《帝王春秋》并后来蹈海自杀的易白沙1916年在《新青年》所刊《孔子平议》一文中说:国人为善为恶,当反求之自身,孔子未尝设保险公司,岂能替我负此重大之责?国人不自树立,一一推委孔子,祈祷大成至圣之默佑,是谓惰性!不知孔子无此权力,争相劝进,奉为素王,是谓大愚!独夫民贼利用孔子实大悖孔子之精神,称孔子不料为独夫民贼作百世之傀儡。李大钊1917年《自然的伦理观与孔子》余谓孔子为历代帝王专制之护符,说:故余之掊击孔子,非掊击孔子之本身,乃掊击孔子为历代君主所雕塑之偶象的权威也;非掊击孔子,乃掊击专制政治之灵魂也。可见,对真假孔子尤其是傀儡孔子,有人是有清晰认识或分辨的。易白沙等呼吁打倒孔家店,而张岱年先生之胞兄张申府1948《论纪念孔诞》一文则呼吁打倒孔家店,救出孔夫子,其中意味自然可想见。此正如1926年鲁迅《无花的蔷薇》所言:“预言者,即先觉,每为故国所不容,也每受同时人的迫害,大人物也时常这样。他要得人们的恭维赞叹时,必须死掉,或者沉默,或者不在面前……如果孔丘,释迦,耶稣基督还活着,那些教徒难免要恐慌。对于他们的行为,真不知道教主先生要怎样慨叹。所以,如果活着,只得迫害他。待到伟大的人物成为化石,人们都称他伟人时,他已经变了傀儡了。1935鲁迅《在现代中国的孔夫子》又说:“孔夫子的做定了‘摩登圣人’是死后的事,活着的时候却是颇吃苦头的。”“孔子这人,其实是自从死了以后,也总是当着‘敲门砖’的差使的。”鲁迅弟弟周作人1936年《谈儒家》一文则说:“宗教与主义的信徒的勇猛精进是大可佩服的事,岂普通儒教徒所能及其万一,儒本非宗教,其此思想者正当应称儒家,今呼为儒教徒者,乃谓未必有儒家思想而挂此招牌之吃教者流也。

孔子曰说: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论语·子罕》)后孔2400年的胡适在1930年版《胡适文选》的自序《介绍我自己的思想》中说:“现在有人对你们说:牺牲你们个人的自由,去求国家的自由!我对你们说:争你们个人的自由,便是为国家争自由!争你们自己的人格,便是为国家争人格!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今上溯至一百多年前,严复翻译《原富》时有按语亦云:乃今之世既大通矣,处大通并立之世,吾未见其民之不自由者,其国可以自由也;其民之无权者,其国之可以有权也。且世之黜民权者,亦既主变法矣,吾不知以无权而不自由之民,何以能孤行其道以变其夫有所受之法也?……故民权者,不可毁者也,必欲毁之,其权将横用而为祸愈烈者也。毁民权者,天下之至愚也,不知量而最足闵叹者也。(商务印书馆1981年版第753页)

 

关闭窗口
 

copyright(c) 2004-2012 中国当代儒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北京·东城区国子监街65号  e-mail: mail-ccc@163.com  mailzhrx@163.com QQ:1953300734  审批表下载 
晋ICP备120015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