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请您留言 / 友情链接
繁體中文 | English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当代儒学网 > 当代儒学 > 学术天地 > 乾坤儒学---新中华普世价值体系的构建思考(一)
乾坤儒学---新中华普世价值体系的构建思考(一)
中国当代儒学网   2015-12-16 02:24:57 作者:皇 甫 金 石 来源: 文字大小:[][][]

摘要:

    通过对古今中外各文明族群普世价值的梳理,我们找到如下结果:

    1、中华普世价值脉络。远古中国的第一部文字记载文献《易》完整包含了中华民族的世界观、价值观与方法论,是中华普世价值的元生体系,这个体系的元基因是“仁聚乾坤”;到春秋战国,乾坤基因发展为诸子百家而实现了基本表达与操作落地并保持完整;但自汉至清,由于“独尊儒术”使坤(厚德载物)基因偏科猛进并泛化为儒释道三家,而乾(自强不息)基因退化几乎消失;清末至今200年,中华民族崛起从行动上找回自强不息,但未完成新中华普世价值的稳定构建。

    2、欧美普世价值脉络。由希腊科学主义与犹太基督宗教结合、并经欧洲中世纪宗教改革与西方科技革命而形成欧美普世价值体系,它们是以财富生产力特性为代表的硬实力表达强权霸道、科学务实人文思想精神特性为代表的软实力表达自由民主、公平博爱。欧美普世价值从来都是屠刀+蛋糕两方面组成对应着中华普世价值的自强不息与厚德载物。

    3、日本普世价值脉络。日本普世价值的自生元基因强烈的危机忧患意识。中华“自强不息”中的勇敢拼抢精神的选择性结合,成为了日本传统“武士道”精神;“厚德载物”的儒家“仁义礼智信”思想被吸收改造成为日本传统“大和”精神。欧美“强权霸道科学务实”精神有效融合于日本传统“武士道”精神;将“自由民主公平博爱”有选择地融入日本传统“大和”精神之中,就形成了日本近现代“武士道”与“大和”精神

    4、新中华普世价值的构建思考:乾坤儒学。1)完成乾(自强不息)基因的表达与操作落地:勤勇毅,乾基因内部结构:勤为主占50%,勇毅为次均分50%。2)完成“仁聚乾坤”基因结构的表达与操作落地:乾(勤勇毅)+坤(仁义礼智信。。。);乾坤基因关系结构:乾为先为主占65%,坤为后为辅占35%。3)完成“乾坤儒学”基本体系构建:仁聚乾坤+知行合一+与时俱进。4)乾坤儒学基本体系的补充优化:摒弃“强权霸道”,以勇之捍卫替代勇之拼抢,并将“科学务实”吸收融入自强不息之“勤勇毅”;将“民主自由、公平博爱”吸收融入厚德载物之“仁义礼智信”,再融入马克思列宁主义普世价值与伊斯兰正确先进的普世价值。

这个“新中华普世价值体系“乾坤儒学”具备了成为当今人类普世价值最大公约数的内涵与品质。

一、普世价值

就目前世界而言,所谓普世价值,就是特定地域空间、特定文化背景下特定社会群体共同认定并基本遵行的思想文化精神核心价值体系。它是这个特定社会的基本道德体系,它贯穿这个社会的方方面面,是这个社会中的每一个个人、家庭、组织、乃至国家的价值行为的准则与取向。

这样一个思想文化核心价值体系的社会表现形式有两方面:

1)代表民族的思想理论认识水平,被记载于文字与谈论于精英阶层;

2)成为这个民族这个社会民众公认的行为准则,被躬行于方方面面、时时处处。

前者,体现这个民族的发现与理论水准,它是一个由低级向高级的单向发展。后者,体现这个社会所处的文明发展水平(阶段),它是一个反复变化,可进可退的过程。前者的理论意义大,后者的社会现实意义大。

全世界各民族的发展历史告诉我们,这两个方面既可以统一,也可能分离。两者相互统一与两者相互分离的情况,在世界各民族的发展中都不是个别现象。

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社会,它的思想文化核心价值体系存在问题,在这个民族、这个国家、这个社会的发展过程中,它的实体就一定会或早或迟发生这样或那样的问题。

社会发展是与时俱进的,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思想文化核心价值体系也应该与时俱进。

我们这里的讨论,暂且把“东西方普世价值”限于“中华与欧美普世价值”范围。

 

二、中华普世价值

1、远古时期中华民族普世价值及其产生

中华民族文化发祥于5000年前的“三皇五帝”时代,据现已得考证,这个时代出现的文化记载是《易》,它是中华民族第一部文字记载文献,它的发展过程是:连山易-归藏易-周易-易经,它的核心内容、内部结构与演生关系是(阴阳)乾坤两卦-八卦-六十四卦。

《易》文化,记载并包罗了中华祖先的世界观、价值观与方法论,且三者融于一体,它是中华文化的元生系统。这个元生系统的种子(元基因)是(阴阳)乾坤。

(阴阳)乾坤是一体又是两半。阴阳聚为太极,太极分为阴阳。乾坤聚为仁,仁分为乾坤。为什么呢?从汉字的造字生成上我们做以下逻辑推演:仁字由两个人组成,两个什么人?男人与女人,男人代表阳代表乾,女人代表阴代表坤。我们还可以做一个想象:由黑鱼与白鱼组成的太极图,把两条鱼的半圆背脊线竖向一扯出来了单人旁,把两条鱼横向一扯出来两横,这个“仁”字就造出来了。

乾有自强不息四德:元亨利贞,代表刚健、代表生生不息、代表无私永恒、代表奉献的爱。坤亦有厚德载物四德:元亨利贞,代表坚忍、代表包容宽厚、代表无怨无悔、代表承受的爱。所以,仁聚乾坤:仁=奉献的爱+承受的爱;仁=自强不息+厚德载物。

自然界的种子都由两半组成。在汉字中,仁,它的自然解释就是种子。

所以,中华民族思想文化的种子(元基因)是仁,是乾坤,是爱:奉献的爱+承受的爱,是自强不息厚德载物。

上述观点属本文首发,没有训诂典籍记载依据,但其逻辑成立。

虽然孔孟儒学在《易》之后来也将“仁”字赋予的道德解释为“爱”(论语:仁者爱人),并在孔孟儒学体系“仁义礼智信”五德中“仁”具有种子的地位,但典籍中没有记载汉字“仁”是孔子造的,在孔子之前,也没有谁对汉字“仁”赋予道德解释“爱”。

到此,我们说清楚了远古时期中华民族元生元创的普世价值:仁聚乾坤及其《易》体系。

 

2、中古时期中华民族普世价值的演生

中华历史进入春秋战国时代,《易》演生为非常丰富具体生动的诸子百家文化,虽然诸子百家各成体系且均来自于《易》,但又与《易》无严格严谨的对应传承脉络。对诸子百家进行整体把握之后,有一条脉络清晰起来:都是对乾坤“自强不息”与“厚德载物”世界观、价值观与方法论思想精神的理解表达与操作落地。比如老子的《道德经》与“上善若水”思想、孔子的《论语》与“仁义礼智信”思想,都比较接近“厚德载物”世界观与价值观思想精神,但在表达与操作上都比“厚德载物”具体化系统化许多。

这个时期,诸子百家表达的中华民族普世价值还保持在“仁聚乾坤”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完整平衡的体系中。

 

3、中古中后期与近古中华民族普世价值的偏科

以“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为文化标志的汉代开始到清朝末年,中华社会进入了中古中后期与近古时期,这个时期,孔孟儒学“仁义礼智信”道德体系向着“厚德载物”的方向发展得越来越完善完整,在中华社会思想文化精神价值体系中的地位也越来越高直至达到绝对的统治地位,最后孔孟儒学成为了这个时期中华社会的普世价值。

这个过程中,孔子“仁者爱人”的解释,逐渐泛化为儒释道三家的“爱、善良、慈悲”。这时,中华普世价值元生系统的元基因“仁”中的坤(厚德载物精神)越来越大,位置越来越前进;乾(自强不息精神)越来越小,位置越来越后,甚至淹没。最后,仁等同于爱、等同于厚德载物。

这个发展,其实质就是中华民族普世价值向厚德载物方面偏科发展,这个偏科发展得越来越厉害,走得很远很远。

 

4、偏科的利弊

中华文明是顽强的。

纵观中华五千年的历史,除清朝政府面对的是世界列强侵略之外,实际上其他的全部战争,严格意义上都是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的内部战争,比如,蒙古族灭了汉族建立的元朝、满族灭了汉族建立的清朝,及许许多多的大小民族,都在历史的长河中被中华文化所同化,并融入了中华民族大家庭。

特别是从汉代到清朝的这约2000年中,中华民族在中华大地这个空间区域中,凭借孔孟儒学“仁义礼智信”这个厚德载物精神的普世价值,前前后后起起伏伏,融合起56个民族。

在这种超级稳定封闭的中华民族封建发展史过程中,孔孟儒学“仁义礼智信”这个“厚德载物”的文化精神力量,发挥出了巨大的同化融合作用,被中华各民族认可。

由于它的作用,使得中国成为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中唯一一个在国土、人民、文化三方面均统一且延绵不断保持至今的民族和国家。

这个过程中,中华民族的普世价值(思想文化精神核心价值体系或社会基本道德体系)出现了孔孟儒学的偏科猛进,“仁义礼智信”为代表的孔孟儒学体系作为厚德载物思想精神的表达与操作,已经达到了极高极完整的体系水平。

并且可以预言,孔孟儒学“仁义礼智信”体系完全可以成为人类普世价值的最好部分进入全人类普世价值体系,管人类一万年都够用。

 中华文明是脆弱的。

 进入18世纪,人类及其世界竞争格局已经有了本质而巨大的变化:竞争空间已经不再是华夏大地,而是整个地球;竞争民族已经不再是中华大家庭内部56个民族,而是白种黒种黄种整个地球人类;竞争文化已经不再是汉文化与少数民族文化,而是除中华文明之外的其他三大文明汇聚的西方文明PK中华文明。

 在这种全球竞争格局下,中华民族只有“仁义礼智信”这种“厚德载物”的强大,有了软肋,难以对付把“霸道”、武力与强权视为至高无上真理的群!这时,单一的“仁礼之道”不足以强兵强国不足以弱国御辱不足以强国和平主导天下。

 

 5、近代现代中华民族普世价值

 所以,从鸦片战争开始,到八国联军入京、再到日本侵略中国,儒家经典“仁义礼智信”养育出具有包容坚忍性格的中华民族遭到列强的蔑视与蹂躏。

 随着近代中国的落后挨打一步步走向灾难深重,一大批中华民族时代精英民族大众,开始质疑、继而否定儒家“仁义礼智信”的核心价值,转向寻求西方社会思想文化核心价值。从洋务运动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到1919年的“五四运动”喊出“打倒孔家店”,再到中国共产党引进马列主义。

 “打倒孔家店”这句口号,是中华民族传统思想文化核心价值追求与时俱进的一个里程标志,它代表了一个时期:从林则徐开始,历经曾国藩李鸿章等洋务运动,康有为梁启超谭翤同戊戌变法,孙中山的民主革命推翻清朝政府,再到毛泽东领导的中国共产党人推翻三座大山”,新一代中国共产党领导人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带领中国人民改革开放和平崛起,历经近200年。

 在这个长达200年的过程中,中华民族的自强不息精神被唤醒,中华民族富强崛起取得了巨大的成绩,中华民族的思想文化核心价值体系开始与时俱进并与世界接轨融合。

 今天的我们,如何来总结归纳这艰苦卓绝而又灿烂辉煌的200年中华民族的普世价值呢?

今天的我们,又如何来求索未来300年地球村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进程中我们中华民族所需要的普世价值呢?

 毫无疑问,原孔孟儒学普世价值体系对当今中国利弊均巨大且鲜明,所以它已经不能独立担当当今中华民族的普世价值体系了;作为胜利者执政党中国共产党的政治纲领马克思列宁主义,也无法独立担当具有5000年灿烂传统文明历史的中华民族当今的普世价值体系,且马列主义与中华民族孔孟儒学传统普世价值体系还存在如何相互融合的问题需要解决;虽然西方普世价值对当今中国社会影响巨大,但它也不能独立担当当今中华民族的普世价值体系,且它又如何与中华民族孔孟儒学传统普世价值相互融合?

 所有这些以往的普世价值,都是局部真理、都是真理的过去完成式,但我们需要寻找的是更具人类普遍性的现在进行式与未来式的普世价值,它应该是什么样呢?

关闭窗口
 

copyright(c) 2004-2012 中国当代儒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北京·东城区国子监街65号  e-mail: mail-ccc@163.com  mailzhrx@163.com QQ:1953300734  审批表下载 
晋ICP备120015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