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请您留言 / 友情链接
繁體中文 | English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当代儒学网 > 当代儒学 > 学术天地 > 长白山书院乙未年儒道研修班学习综述(上)
长白山书院乙未年儒道研修班学习综述(上)
中国当代儒学网   2015-09-08 01:23:54 作者:孙铁骑 来源:专稿 文字大小:[][][]

 

长白山书院为当代中国著名民间学者鞠曦先生创建于2005年,位于吉林省抚松县松江河镇卧龙山,面临松花江,山水相联,风景怡人。长白山书院具有自己独立的学术理路与完备的思想体系,以“时空统一论”贯通中西哲学,以“形而中论”外化出《周易》哲学暨中国哲学的理论体系,回归孔子儒学以《易》为宗的思想进路,揭示出西方哲学因走不出“自以为是”的哲学根本问题而走向终结,而中国哲学则以“和中为是”走出了“自以为是”的哲学误区。以《易》之“损益之道”贯通道学“内丹修炼”,实现儒道会通,并开新道医学理论,以经络辩证、时空辩证开新中医学。长白山书院以“正本清源,承续传统;中和贯通,重塑传统;中学西渐,开新传统”为宗旨,以“内道外儒”立教,形成“长白山学派”的独特理路。

公元2015年7月28日—8月6日,长白山书院乙未年儒道研修班如期举行。本次研修班主题为“全生文化与人类文明”,来自全国各地学人近三十人参加了研修,学员身份有大学教师、在读博士、在读硕士、民间学者、企业老板、法律人士及当地文化学者。研修全程共历十天,每天早晨打坐练功,上午与下午为鞠曦先生主讲,学员问辨,晚间学员自由交流讨论。

 

一、 全生文化与人类文明

 

《易》之“贲”卦有言:“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人文化成实乃文化之本义,化成天下实乃文化之使命。而何为化成?不过使人类大群之生命永葆生生不息,繁荣昌盛而已,故孔子在《帛书易》中言“万物莫不欲长生而亚死”,文化只是人类于万物之中所独具之自保我族群生生不息之方式而已,故凡不能保人类大群生命生生不息之文化皆非真正之文化。纵览人类诞生以来,已有无数所谓之文化生而又灭,其生有自焉,即在维护此文化族群之生生不息,而其灭则最终证明此文化不足以维持此族群之生生不息,可证此文化非真正可以化成天下之文化。故评判某一文化优劣之直接标准就是此文化滋养之人类族群是否能够生生不息,历久恒存。以此标准衡量之,当今世界能够自古以存,绵延至今,历难不毁者唯有中国文化滋养之下之中国人,能够守其土,保其种,护其国,以至今日。如此可见,在有史可证之世界范围内,中国文化可称是最符合文化本质的文化。

但自近代以来,中国文化却被钉在了耻辱柱上,中国人开始引进西方文化,以期以西方文化拯救民族危亡并滋养民族生命。就客观的历史考量而言,似乎西方文化的进入挽救了中华民族的生存危机,但在此表象的背后,在中华民族救国图存的过程中,仍然没有从民族生命中完全消退的传统文化到底发挥了多大作用已经无法考量。但可以肯定的是,西方文化的进入只带给了中国人器物层面的进步,而在民族精神与道德伦理方面则是无底线的退步。故站在当代回望历史,可以肯定地说,中华民族救国图强的历程借力于西方的器物文化,而其根本的精神动力之源则仍然是中国传统的民族文化精神,而不是外来的西方文化精神。此点可求证于当下,当代中国的器物文化已经与西方相差无几,但中国人的精神生命与文化慧命却几近断绝,中国人除了在生产力与经济总量上取得不断进步外,在属于人性的精神文化素质方面却沦入不断的衰退之中,许多不可思议的畸形文化现象横行于社会而被视为正常,而许多传统文化所推崇之人性之善良与美好却被污之以封建、落后、保守、腐朽而大肆批判。故当代中国人的精神文化生命是西化的,却又只学来西方文化肤浅的表层,而没有西方文化源于两希(希腊与希伯莱)文明的文化根基,此肤浅的表层必然裹挟着西方文化的全部劣根性与衰朽性,而中国人却将此劣根性与衰朽性一并视为西方文化的先进之处而加以学习。从而整个中国当代文化就呈现出一个完全与西方接轨的欲望张扬的面相,而西方文化在其欲望张扬的表象之下,始终有来自希腊的理性精神与来自希伯莱的宗教精神的支撑与制约,从而使西方文化可以在终极的层面有所约束和限制,不至于沦入无底线的人性倒退之中。而中国当代文化学到西方文化所有的不良表象,却没有西方文化的理性精神与宗教精神的限制,更没有任何来自传统文化的约束与限制,尼采曾经提出“重估一切价值”,“重估”意味着“重建”,而当代中国的西化学者却是“催毁”一切价值,而不是“重估”一切价值,从而使中国人的文化生命真正进入“怎么都行”的绝对自由状况之中。于是在行为表象之中,中国人就似乎成为最没有文化的人,成为最没有道德底线的人,成为最不负责任的人。

面对此情此景,许多无良学者仍然在大肆污蔑传统文化,将当代中国的文化乱象归咎于传统文化的遗毒影响,仍然在拼命宣扬西方文化的优越,宣扬继续引入西方文化来改造中国社会与国民性。这种扬汤止沸的无良话语充斥在某些顶着专家学者头衔的学术明星与社会公知的理论宣传之中,在从来都缺少判断力的社会舆论之中,在涉世未深,乐于追捧专家、明星的无知青少年之中产生了恶劣而难以预知其极的影响。如在当代中国社会已经有泛滥之势的性解放问题,少数不学无术的所谓学者以“性学专家”的名义大肆宣扬性解放,宣称中国人承受着仅次于朝鲜的性压抑,鼓吹解放自己的身体,为同性恋摇旗呐喊,个别无良媒体为谋取社会关注亦为之开辟宣传阵地,助纣为虐,使当代青少年性观念极度混乱,不要说传统的婚恋观已经崩溃,青少年的身心健康也直接受到了极大损害,所带来的一系列社会问题已经见诸于每个人的身边实事,充斥于各种网络媒体之中,而这些所谓的专家学者却从未反思过自己所应承担的社会责任与学术良心,仍然以思想引领者的身份扰乱着社会,污染着文化。还有一些所谓的专家学者以西方文化为圣经,仍然抱着中国文化百事不如人的奴才心理,唯西方文化是崇,唯中国文化是贬,如网络上知名教授对孔子的污辱与谩骂,对儒家人文精神的宗教化曲解,将属于人性维度的“父子相隐”之情错置于功利维度之中,攻击儒家没有法制精神,等等。这些早已经成见在胸,绝对拒绝走入传统文化世界之中的文化流浪者早已自愿沦为西方文化的乞儿,并在其中成为某种既得利益者,其所坚守的已经不是自己笃信不疑的文化生命,而是自己得以扬名立腕的学术资本。因为真正为自己的文化生命负责的西方文化学者已经在批判西方文化,已经开始考查西方文化存在的问题,而不是站在西方文化本位的立场上宣扬西方文化的优越。这是一个吊诡的现象,当具有反思精神的西方人开始审视并批判西方文化的种种问题之时,中国的西化派学者却貌似真诚地宣扬着西方文化的优越,当西方文化的有识之士正在转向中国的传统文化寻找出路之时,当代中国的西化学者却仍在一厢情愿的为西方文化招魂和守灵,如何能够让人相信其文化生命的真诚性呢?

西方文化的终结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当代中国学人仍然死抱着西方文化大腿的原因并不是真正发现了西方文化的可贵之处,而是出于对西方文化的无知及对自我与民族生命的不负责任,以安乐于当下,得过且过的混世与沉沦精神追逐当下的欲望满足,面对人类的未来与随处可见的生存危机自我麻醉,以盲人骑瞎马的方式盲目引领人类的发展方向,而这正是传统的人文精神与价值情怀所不能容忍的沉沦与堕落,故而这些中国文化的逆子才要不遗余力地以西方文化消解一切中国传统的人文精神与价值情怀,从而沦为西方文化的奴隶。而在西方文化内部的有识之士却早已经开始反思西方文化的问题所在与未来出路问题,美国正在兴起的“新经济运动”就是这样一种批判西方传统经济、社会、文化发展模式的当代思潮,深刻地批判西方文化以“神明化金钱与市场”的叙事方式,使人们在这种“有缺陷的人文叙事引导下,把金钱看得比生命还重要。受利益蛊惑,人类肆意妄为地欺压大自然而走上错误的道路。我们的行径其实是在竭尽全力地让最优秀的头脑和最先进的技术用于加速提取那些被埋藏在地球深处的毒害物质,并把它们再次放回大气、水域和土壤之中。我们变得日趋狭隘,只关注和投入那些被看作是有趣的或是有利可图的少数事情,而无视对更大的整体生命社群所造成的损害。”并警告“人类造成气候变化之巨大影响,以及人类催生新型的、致命的传染疾病之迅速传播,暗示着人类变异且正在终结自身。”如此振聋发聩的警告来自西方文化内部,而当代的中国社会仍然追赶着西方文化的后尘,却对其问题视而不见。事实上,美国“新经济运动”所批判的西方问题已经全部在中国以不同的程度和方式呈现着,故任何真诚的思想者在阅读美国“新经济运动”对其社会现实的批判时都会有感同身受之同情,因为这些问题正发生在中国当下的社会现实之中,在面对现代性问题的困扰面前,中国早已经与西方国家比肩了。

而美国“新经济运动”虽然发现了当代西方文化的问题,却没有切实给出可以现实解决问题的可行路径。虽然其在理路进路上也给出了“多元政治体制”、“可持续社区经济”、“共生民主”等解决方法,但其解决路径还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式的片面性社会改造,没有一个基础同一的系统化文化理念作为支撑,无法形成原生性的持续长久的社会成长动力,从而仅仅停留于理论的构建,缺少现实可行的具体操作可能性。而其理论本身的合法性亦值得质疑,因其理论缺少坚实的哲学本体论支撑与系统的生命哲学理念的理论指导。故本次长白山书院的暑期会讲将美国“新经济运动”作为思考人类文化问题与人类文明未来走向的重要理论参照系,通知参加会讲学员先行阅读了关于美国“新经济运动”的学习资料,鞠曦先生以2万余字长文《美国新经济运动与学理评略》指出了新经济运动的思想原理存在的本体论困境与二律背反,并给出了应然的理论出路。基于美国新经济运动所面对的问题已经不只是美国的问题,在世界经济一体化,全球文化西方化的现实之下,美国的问题已经同时亦是中国的问题,亦是全球性的问题,故解决当代全球性问题的文化必然是一种人类性文化,而不只是某一民族、某一种族的地域性文化。那么什么样的文化才能承担起这一引领人类大群生命走向生生不息的文化使命呢?在思想与理论资源上,就只能是中国传统的儒道文化,因为只有儒道文化才真正以生命为核心,并真正具有现实可行的修养生命的具体路径,真正能做到个体与社群及人类大群的生生不息。以儒道文化为根基与理据,鞠曦先生具体提出了“全生文化”的文化理念,以应对当代世界性的文化难题,引导以美国新经济运动为代表的当代社会与文化运动的发展方向。

“全生文化”作为一种文化理念虽为鞠曦先生首次提出,但“全生”概念却是中国文化固有之内容,《庄子·养生主》有言:“缘督以为经,可以保身,可以全生,可以养亲,可以尽年”。“缘督以为经”即是道家内丹修炼周天之法,实现生命内时空的形而上操作,以身合道,从而“可以保身,可以全生”,可见此“全生”概念既是现实界之人为可操作之实践过程,又是达于形而上之超现实界之生命境界之极致。故此“全生”非只全此形而下之形体之生,而且全此形体赖以存在之形而上之生,故中国哲学以“生生”为本体。

而在中西文化交汇的当下,要以“全生文化”引领人类文化的未来走向,必然要回答西方文化留下的各种问题,论证“全生文化”如何可以解决西方文化的问题,并能够引领人类文化的未来走向。故“全生文化”首先要完成人类性文化的正本清源工作,从而要开辟二个属于元文化的学术研究领域:一个是“哲学学”,一个是“科学学”。“哲学学”就是要对以中西哲学史为代表的整个人类哲学思想的发展历程进行清理,揭示其问题所在,何以时代发展到现代,人类的哲思却走入了绝境,现实人类的一切行为与思考都陷入了“怎么都行”的无标准状态,使缺少哲学理念支撑的人类社会正在走向危险的深渊。故“哲学学”就是要为人类的哲学思考重新奠基,引领人类的哲学思维如何正确地思考,最终将人类的哲思统一到以生命安顿为核心宗旨的“全生文化”之下。“科学学”则是要对人类的自然科学发展史进行深刻反思与本质拷问,科学发展的终极标准是什么?科学发展的终极目的是什么?科学发展内含的根本问题是什么?科学发展造成的终极影响是什么?这些问题都是现实的科学发展所没有认真思考的视域盲区。正是这些问题的漠视与悬搁造成了现代科学发展的诸多乱象,在“上帝死亡”、“哲学终结”的文化背景下,现代科学已经如脱僵的野马,溢出了人性自然的管制,脱离了万物生生的自然轨迹,以一种科学共同体内生的原动力向远离人性管制的方向无限度发展。在原发机制上,科学已经不再以人为目的,不再为人所用,而是以自身为目的,使人为科学所用。在哲学存在论上,如此机制下的科学人都已经不是主体,而是被科学及其产品支配下的客体,科学本身则上升为支配人的主体。这就是现代科学理性带给人类社会的异化存在状态,故“科学学”的目的就是要为科学奠基,引领科学发展的正确方向与规制科学发展的适度空间领域及必要的发展边界。

要实现所有生命的“全生”,首先要实现个体生命的“自全”,每个个体生命的“自全”也就意味着全体生命的“全生”。故《大学》讲“自天子以至于庶民,壹是皆以修身为本”,《道德经》讲“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道德经·第八十章》),《庄子》讲“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若相忘于江湖”(《庄子·大宗师》),谚语讲“个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都是在强调生命的自全之道。而中国传统的儒道之学具有本质同一的生命自全之道,此为庄子所言之“道术将为天下裂”(《庄子·天下》)之前的中华先圣所共有同用之生命自全方法,但在道术为天下裂后,老子将这一生命自全之道承载在《道德经》之中,并在后世发展中逐渐演化为道家的内丹修炼之学,而孔子则将这一生命自全之道承载在《易经》之中,以六十四卦体系内含的“损益之道”与“咸”、“艮”二卦的生命修炼原理承载了孔子的“性与天道”之学。但后世儒家无人能解得《易经》内含的“性与天道”,误以为孔子没有“性与天道”之学,从而使儒家没有可以比肩于道家内丹修炼的生命自全方法。鞠曦先生通过自己的易学研究与切身的生命修炼实践,证明《易经》揭示的损益之道与“咸”、“艮”二卦的生命修炼原理就是儒家的生命自全之道,可以贯通于道家的内丹修炼之道,可证儒道本来会通,故长白山书院才以“内道外儒”立教。

 

二、 道家的生命自全之道:内丹学的生命修炼原理

 

以“全生文化”引领人类文明的未来走向是此次长白山书院会讲的主题,故本次研修的重要内容就是讲解儒道之学的生命修炼原理。鞠曦先生以自己的内丹修炼实践经验,运用“时空统一论”与“形而中论”哲学体系,以符合现代哲学理性思维的话语方式,结合道家的《修真图》与《内经图》讲解了道家内丹学的生命修炼原理。

道家的内丹学自古以来被认为是道家生命修炼的不传之秘,强调师徒之间的私相授受,不是仅做字面功夫所能得,故言“纵尔聪明赛颜闵,未遇明师莫强求”。故而历来丹经无数,而真正能以之修炼成功者如凤毛麟角,必得明师指点,方得其中三味。个中原因在于,生命修炼乃为形而上之事,非有外在形质可以观察、可以把握、可以操作,从而无法将之实证于我们的眼、耳、鼻、舌、身的直接感受与把捉之中。故而生命修炼的每一阶段感受与方法只能通过师父的切身体证给予指证,而这就要求徒弟对师父的指证先行绝对信服,然后才可能通过自己的修证达于师父所指证的境界。但如果遇到盲师或伪师,就会反受其害,故修道者明师难遇,此为第一难关。

而自古丹经之话语系统亦完全不同于现代人的理性思维与概念系统的话语逻辑,故以现代哲学理性读丹经会觉得不知所云,甚至是不可理喻。其原因有三:一是丹经本身纯为一种功夫论阐述,只是告知世人如何去具体操作,而对为何如此操作生命的内在原理却论之有限,即使有所论述,也是玄而又玄,让人难以捉摸,尤其让现代人的哲学理性难以相信和理解。因为此生命修炼的内在原理属于形而上的生命内时空运动,不可见之于形而下的外时空世界,故而丹经亦少谈玄虚,只是告以如何操作内时空,使自我生命修炼达于形而上之境界,则此生命原理不言自明。二是丹经文本表达的话语系统多以阴阳、五行、八卦及各种形象化譬喻的经典表达方式来阐释生命修炼之道与方法,如“取坎填离”、“水火既济”、“金木交并”、“金童姹女”、“黄婆勾引”,等等话语,如以字面义作解,必然荒诞不经,必须回归中国传统文化的历史语境及其话语逻辑之中,才能真正理解这些似乎荒诞的话语表达背后内涵的生命哲学原理与生生不息的生命逻辑。三是现代人已经习惯了西方化的哲学理性思维方式,而理性思维只能对象性观察世界,从而只能认知和把握生命外在的形而下世界,而对生命内在的形而上世界无能理解,更无能把握。基于以上三个原因,对于现代人的哲学理性而言,急需一种能够为现代哲学理性所能理解的概念、范畴系统所建构起来的生命哲学体系将中国人传统的生命修炼原理表达出来,或者说,

 

关闭窗口
 

copyright(c) 2004-2012 中国当代儒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北京·东城区国子监街65号  e-mail: mail-ccc@163.com  mailzhrx@163.com QQ:1953300734  审批表下载 
晋ICP备120015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