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请您留言 / 友情链接
繁體中文 | English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当代儒学网 > 当代儒学 > 学术天地 > 生态文明与儒家文化(四)
生态文明与儒家文化(四)
中国当代儒学网   2015-07-09 01:35:28 作者:蒋正翔 来源:珠海特区报 文字大小:[][][]

 

    我们刚才讲到境界是“以天地万物为一体”。什么以天地万物为一体?我们还是讲"仁义礼智",这个""还是一种感触、感觉、感知。这个词“麻木不仁”,就是用这个仁,麻木不仁就是没有感觉你不能感受。比如说我们走到外边,走到野外看见一个什么动物要死了,你看一眼没有任何感觉,爱死不死。这个就是没有感觉,但是如果你看了觉得他要死,你不一定要做什么,但是有这种同情心,就说明你有感应。人就是这种感应,是我们跟天地万物很基础的东西,这是我们对仁义礼智的""深化的理解。美国科学家讲,从这个意义讲,每个人都是单个人,我们跟桌子是两体的,我们跟外边的海是两个实体,但是我们的皮肤不是跟外边的隔层,而是外边的通道,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跟天地万物是一体。

  王阳明有一段非常典型的话,我给大家念一下。他讲什么是“仁”?比如《孟子》里讲,你看见小孩掉到井口,这个时候你有恻隐之心、有一点紧张、害怕、有一点同情,这个时候你的人心和这个小孩为一体。当然小孩跟人是同类。你看到鸟兽哀鸣,快要死了,你有一种怜悯之心,说明你跟鸟兽一体。你看到草木曲折比如刮台风树倒,你觉得可惜,你的人心与树木一体;进一步讲你看到瓦石掉,你有这种怜惜的心,这个时候你的人心之“仁”跟瓦石为一体。这样得话你的心能够感应从万物,从植物、到动物、瓦石都有感应之心,这就是你的心与天地万物为主体。我们拿日常经验来讲很容易理解。在西方哲学他们对这个东西不好理解,他们讲到与天地万物为一体就是一种神秘主义。你跟它本身是两个事情,你怎么可以跟它为一体,这东西不好理解,这是神秘主义。在中国来讲一点都不神秘,这很容易理解。这是王阳明讲一段话,非常有利于我们理解什么是天地万物为一体。当然这个一体我们每一个人有自己人心,他有天地之心,跟天地之心是贯通的,是这么一种具有价值具体本体意义的人心。

  人与天地万物为一体之后是什么状态呢?这是《周易》里的话,“夫大人者,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先天下而天弗违,后天而奉天时。” “大人”,我每次讲特别强调什么是"大人"?孔子、孟子、这是“大人”,当然古代“大人”也指官员,高级官员尧舜禹都是“大人”。但是我们不要把“大人”就理解为就他们那几个人。"大人"是任何做到这些的人,谁做到这一点谁就是“大人”。你能做到与天地合期德,与日月合其明就是"大人"。你想与天地合其德,什么是天地之德,你能够为天地立心,让万物都能尽性,那你就是“大人”。我们再拿一个通俗的话来讲,比如说你能够看到哪里的污染,能够想办法去保护、治理、引起大家的注意、呼吁等等,最终改善这个地方的环境,造福于人,那你就是做了"大人"之事。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中国想成为"大人"很容易,我们需要改造改善的地方太多。为天地立心把自己处置于天地之下宇宙生生不息的过程中,做一个顶天立地的人,对于万物来讲你就要创造这种,为它们生长提供适宜的条件,让它们实现自己的本性,完成它们生命周期,对自然界也是这样子。

  下面讲儒家生态思想三个纬度、四种对象。三个纬度:宗教、道德、政治。四个方面就是动物、植物、土地、山川。

  宗教:我们看原则这一栏有魅、有神。我们不是把自然纯粹看成物质机械的东西,神有超自然的因素。我们讲这个神,我们传统文化的神跟西方不一样,我们的神不是跟上帝一样,甚至有一个很形象的东西坐着才是神。我们的""《周易》里讲,阴阳不测之为神,这是一个说法。阴阳变化让你琢磨不透思考不明白那种东西是神。我们的宗教从神的角度,不是像基督教、伊斯兰教的那种典型的宗教,我们就是这么一种态度。我们就认为的万物本乎天,对生物要反始,仁至义尽,从《礼记》来的,就涉及到人与自然关系一个词。对于动物我们认为有神的动物,比如龟龙麟凤,这些动物跟一般动物不一样。教儿童识字的书有这些内容,要祭祀动物,做到仁至义尽。你使用了它你就要感激它,对它有感恩之心。《礼记》讲到要祭猫、祭虎,为什么呢?虎会吃田猪,猫会吃田鼠等等,这些我们都要祭祀它,对于动物、植物,古人有一种移情的想法。你看《论语》说的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谢,把人的品行、坚强、刚毅的品行与松柏进行类比,国画经常会画柏树、松树等等,这些东西是文化的一种积淀一种显示。

  我们知道灵芝、瑞草、佳禾、神木、连理枝等等我们认为这些东西是超出自然之意,连理枝是象征爱情的。去年我找到了一棵连理枝,发现是怎么回事。其实就是两棵树两个枝靠得太近,风来会刮摩擦把两个枝的表皮都磨掉了,等于生长层露出来了,两个枝的生长层都露出来,合在一起长在一起了。这个东西从科学角度来讲,我刚才讲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过程,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但是从这种象征爱情,从超出自然的意义来讲,我们对它有一种特殊的感情,我们对植物有一种保护心理。古人一些说法,我们要祭祀植物,我们的神跟西方的神不一样,有天下者祭百神,我们对于植物一定要祭祀。

  土地与山川合在一起,中国是一个农耕民族农业文化,对土地的感情很深厚,在五行里,中央为土,我们有祭祀土地的神有祭祀坛,神地之道也,这个神是动词,把地当做神来对待的这么一种做法。要敬祀山川、祭祀山川,《礼记》有这种说法,山川能润于百里者,天子秩而祭之。现在科学理解这个话非常容易,山川,几百里的大山有森林等等,形成一种小的气候区,形成一个比较完善小的环境,润是滋润,下雨能吸收,旱的时候能调节下雨,能够下雨。像这种情况,天子秩而祭之,按照顺利对他们进行统一的祭祀。这种态度就是对随便开山、破坏山林都会有限制作用。汉代的时候有一个人叫工余(音译),他给皇帝上书的时候就说,他说汉家为了铸钱,就开山一下子开几百丈,就把阴气给消散。我们认为阴阳是循环的,地下的阴气在地下凝聚着,你开山以后,阴气消散,阴阳要平衡,阴气散了,没有阴气来调和阳气,这样的话就会造成干旱。最后一句话他说“水旱之灾,未必不由此也。”你看他讲这句话不是用科学的道理来解释,但是他的观察是很符合道理,你破坏森林以后,环境肯定会失衡,需要雨的时候没雨,下雨以后就没有蕴藏不住就成了涝,对于土地山林这种破坏很成问题。古代对这个问题很早就有认识。还有一个很典型的例子是,郑国春秋时期的,就是现在的河南郑州往南那一带发生大旱了,这个宰相子产,大家对他很熟悉,比较有名的宰相。他就说我们对山林做一点什么吧。结果有一个人就派了几个人上去,把山上的树给砍掉。他认为有树所以造成了干旱,然后子产很生气就把这个人的官职给夺了,让你对山林做一点什么,是让你植树造林的,你现在不是植树造林,你反而把树砍,就把他的官职给夺取。这个古人对土地对森林涵养水分改善环境的作用,他还是有一些体会的。这是宗教的态度。

  道德:道德的态度,对于动物“德至禽兽”。我们的道德我们的德性要能够达到用到禽兽上,有什么具体的措施。首先我们要尊重它生命,在古代不可能不打猎,不可能不吃动物。它的活动有限制有一个时限,春夏是不行的,要生长要繁殖,秋冬以后才可以。不能过渡地猎杀,这个三驱之礼,现在还没有考证出具体是什么。一种说跑过来不打,一种说法是跑走的不能打,总而言之不能一网打尽。还有一个限制数量,不能把一群野兽一网打尽。这个“一群”是多少呢,《礼记》上的解释兽三个就是群,一下子打三个就不行了,数量的限制是很严。“恩及鳞虫、恩及羽虫、恩及毛虫”,这种态度在当今社会仍然有所反映。比如北方对于小燕子,民间社会对小燕子认为它有灵性,不能随便毁它的窝。这是对于动物。

  还有一条降旗致哀,前一段柬埔寨国王过世了,我们给他降旗致哀。降旗致哀是一种仪式,在古代皇帝打了野兽之后,一定要降旗致哀,这个东西不是现在才有的仪式。这种仪式是一种对自然很敬畏的心态,你杀了它一定要对它有一种感恩有一种回报,有一种忌讳,有一种慎重的态度。不是随便杀了就拉倒了。这是一种很可敬的态度。

  关于植物的有"泽及草木",它的特点要尊重生命、有时限,伐木必阴杀气,阴杀气,我们讲阳生阴杀。这个阴气是什么时候,基本上是在秋冬的时候,草木摇落的时候。保护山林,是一个很自觉的活动,不是无意识的,它是一个很自觉的活动。“恩及草木”是一个种说法,汉代一个宰相就说“德上及飞鸟,下至水虫草木诸产,皆被其泽,然后阴阳调,四时节,日月光,风雨时。”你必须把整个环境都处理后,才能够有一个该下雨的时候就下雨,该刮风的时候就刮风,这个时就是适时,该来的时候就来了。对于土地要“恩及于土,恩及于水,恩及于金”,这个“金”就是矿物。对于石头都要用恩德的态度去对待他,我们认为人和万物是一气构成的,气在不断地循环着,不能破坏了气的这种循环,破坏了气的循环就会发生问题。有两个很典型的说法,一个是川气之导也,川就是河流,我们讲河流就是流水。其实他说川气之导也,他是导气也,它是导气的。这个认识跟现在就不太一样,还有一个河竭国亡,这什么意思。当一条河流一个国家,前面还有一个“国主山川”,国家以这个山川为自己的主导支撑,当一条河流枯竭的时候,这个国家就要灭亡了,河竭国亡。

  过去自然的生态危机还没有到严重的地步,我们对这些话的理解,体会不是很深,经过这么多年后,我们发现这些话讲得太到位,太准确,太到到位太准确太能惊醒人了。我们刚才讲现在的全国河流状况是什么呢,北方基本上都干,南方是河都污染。中国的河流很少,在北方黄河是大河,中间有长江,南方有珠江闽江,南边还好得多。假如黄河干了,结果是什么样子,可能在南方考虑得很少,黄河要干的话,往黄河中下游往上走,山东、河南、沿线靠黄河生存的城市,首先所有的工业都不能发展了。没有了水,工业是不行了,生存只能是地下水。按照现在的生活方式,地下水开采很快就用差不多了。这个问题是非常严峻的问题。

  从2005年开始,我跟黄河水流委员会做过一个项目,就是河流伦理学。过去我们跟河流是一种斗争关系,我就是要防洪抗涝,就是筑坝修堤。黄河瘀一尺就加高一丈。但是到70年代以后,这个没水了,上面一点水是污染,根本不是这个问题了,黄河要死亡了。当时他们用比较幽默的说法,苦涩的幽默,母亲河要变成老干娘老干妈没东西没水了,这个就迫使过去工作思路跟现实完全不一样就得改。最后黄河水流委员会就找到我们,就做了河流伦理学的课题。跟河流建立一种的伦理关系,用伦理的态度对待河流,让它能够与人类共存共生,保持河流的健康生命,维持河流的健康生命,这个话成为国际河流协会的标语。我们知道奥运会有一个更高、更强、更快。国际河流协会开会的时候就说,维持河流的健康生命。这个健康生命要有一定的水量,有一定的水质,要保证一定的水质,有一定的水量等等。作为河流本身来讲作为一个有生命现象来讲,里面的水不全是你的资源,你不可能不用它,黄委会算了,你必须有40%这么多水一定要让它就流到大海里去,否则的话这个河流就死亡了。黄河的问题母亲河,对北方来讲,它对北方来讲这种生存来讲,意义太重要了。黄河从青海、甘肃、宁夏、内蒙、陕西、山西一路下来沿线全靠它了,我们讲要有一个健康自然,要有健康的河流,用道德的态度去对待自然。

再讲一点跟这个相关。刚才是"",讲到""我们也常说就是孝敬父母。当然孝敬父母是一个很基本的含义。我们看这句话《礼记》曾子曰:树木以时伐焉,禽兽以时杀焉。以时就是按照时限。夫子曰:断一树,杀一兽,不以其时,非孝也。他这个孝在古人的理解里,这个孝不仅是人际关系,还是对待自然的态度。这个“孝”,我们对古人的理解总是少了一部分,少了跟自然的关系这份部分。董仲舒说“至于爱民,以下至鸟兽昆虫莫不爱。不爱的话怎么叫仁呢?陈平讲的“宰相者,上佐天子理阴阳,顺四时,下遂万物之宜”。它是处理天人关系的。随就是成,让事物能够成就,让事物都按照自己的本性去发展。“外填抚四夷诸侯,内亲附百姓”,职务很重要一部分就是"理阴阳"。这个职责现在的总理仍然有,哪个地方发生的灾难,总理都要去考察一下去处理一下,有了天灾人祸总理都要去。自古以来就是职责的一部分,它是有连续性的。

  第三个纬度:政治。基本上有两个方面,一个是设立官职来管理自然;第二是颁布政令法律,保护自然,这个是超出我们的想象。前几天跟环保部讨论的时候,当时环保部是中国最早一个部,中国历史上最早一个部。我们看动物的“虞官”《尚书》记载,“虞官”就是管理山川,跟我们现在的环保部是一样的。但是现在是环境保护部,因为有了破坏就产生了保护的问题,可以叫做环境保护部。按照古代的正确说法就是环境管理部。那个时候不是一个如何处理污染问题或者是毁坏问题,它是一个环境管理部。这些“虞官”有很多,有山虞、泽虞、林衡、草人。林衡、草人是管林、草的。山虞、泽虞基本上管得比较多,包括动物。这个“虞”是什么意思是尺度、熟知的意思。你作为一个虞官,你要知道你管这一块,山林的情况动植物情况然后考察各地的物产。然后让当地按照自己的有的特产去进贡,或者交赋税这一种。土地这一块官职就是山师、大司徒,土训。土训就相当于农业技术员,指导百姓。古代有辨土,就是辨别土壤的工作,辨别土壤就是适合什么耕种。古代的官职很多,这些官职是《周礼》里面记载,周代是否果真有这么多官职,学界有不同的看法,不管它是否是反映周代那个时候的真实情况,但是对后代有影响,大家都这么来管的。政令这一块,不要掀鸟窝,勿杀孩虫,比如说麻雀还是胎的时候,翅膀没有长出来的时候你不要去伤害它。卵不要去随便伤害它,这是一条政令。

  关于植物这一块,都有规定。看土地山川这一块,《礼记》说在春天的时候,不能把山泽的水都弄干了,小的池塘不可以弄干。如果干了以后植物、动物就无法成长了。《秦律十八种-田律》在湖北出土也有规定,不能随便撒灰,规定非常具体详细。还有在甘肃出土的发现的泥墙墨书。在墙上用墨写下来的政府文告。就相当于现在的标语和口号。我们现在都是计划生育的口号。它的口号就是哪个月不能砍树,它写得非常清楚。比如说竹子,在11月才可以伐竹子,就是这个季节才可以去砍竹子作竹简等等,这些规定很具体很丰富。这种规定是很自觉很具体,超出我们的现象。古人在处理这种人与自然的关系,远远不像我们想得那么盲目。我们在讨论的时候你觉得这个东西有用吗,我们怎么去继承它。这个怎么继承呢?其实按照这个做就行,很简单的,都写得很清楚,你还要怎么去转化它批判它,没有必要多一层手续。

  美丽中国,十八大提出的。我在《礼记》找到一个是政治纬度政治的角度,大道之行天下为公。这个就不讲了今天不倾向于这个地方。另外一个生态纬度,《孝经》讲"德至鸟兽,而凤凰来"。凤凰是吉祥的鸟,你用道德的态度对待它,它才会来。《礼记》功成而太平,阴阳气和,而致象物"。整个自然环境美好之后,这些鸟类才会来。《礼记》这篇讲“天降膏露,地出醴泉,山出器车,河出马图,凤皇麒麟,皆在郊棷”。“天降膏露”这个不用讲,“地出醴泉”。这个醴泉是甘甜的泉水。环境好了,地下当然会出这个。都是污染都是造纸厂,水都排到地下了,它能出醴泉吗,它只能出臭泉。我突然发现农夫山泉做的广告,农夫山泉有点甜,它倒是抓住醴泉的特点。好的自然环境里水质确实不一样。“山出器车”是什么意思,山上出了一个器物,长成的东西直接就可以用,有各种器物,还有车辆。“河出马图”是什么意思,就是河里面会有出现龙马图出来。这是中华文明产生的象征。因为这个河图洛书是《周易》一个源头,《周易》又是中国五经群经之首,所以就河出马图。“凤皇麒麟”都在郊区,树林里什么都有,龟龙都在池子里自由地养着。鸟兽的卵胎都可以在树旁去看。这个东西不知道会不会觉得是一个神话。其实一点都不是神话是很现实的。出国的同志都会知道,在欧洲的广场的鸽子不会随便跑的,为什么呢?因为人不害它,你总是喂它,它会过来的。

 

关闭窗口
 

copyright(c) 2004-2012 中国当代儒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北京·东城区国子监街65号  e-mail: mail-ccc@163.com  mailzhrx@163.com QQ:1953300734  审批表下载 
晋ICP备120015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