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请您留言 / 友情链接
繁體中文 | English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当代儒学网 > 当代儒学 > 百家争鸣 > 孔子被忽视的“直道”
孔子被忽视的“直道”
中国当代儒学网   2014-06-25 01:32:49 作者: 来源:深圳晚报 文字大小:[][][]

 

黄啸侃八卦

我基本就是通过杨争光的《从两个蛋开始》中符驮村这个标本,理解和了解中国农村当代史的。后来跟争光兄熟了,见面都是一群人吵吵闹闹吃饭喝酒,没什么正经的,直到争光给上了堂文学批评史课。

深夜的一堂文学批评史课

“一堂课下来,我的第一反应是以前只凭《从两个蛋说起》,光丝当得太盲目了,没有领略到争光像大学图书馆规模和规范的阅读量,以及独立思索和批评精神这一面的话,不算真正认识这个人;第二反应,每个人时间用到哪里是看得到的,拿诗歌打比方,争光大学前两年几乎看完了当时引进的所有诗歌作者作品,惠特曼、海涅、雪莱、拜伦、普希金、莱蒙托夫、彭斯、济慈、马雅可夫斯基等等,一周还书一摞子。因此他的小说文字练达,节制含情。但是他是生活的低能儿,前两年才学会在柜员机上取钱,之前要用钱,都得拿着卡打的到朋友家说,你给咱取2000吧。第三,争光的记忆太惊人了(这还是被忧郁症蚕食过的),整个人像部文学史索引。我们这种撂爪就忘的人,就是输在了记忆线上,没有记忆存储,遑论归纳、领悟和升华。第五,争光不喜欢出门,他说,老子说‘其出弥远,其知弥少’,也就是说走得越远,离真知越远,比如最美的巴黎在画册和bbc的纪录片里,你亲自去了,不知道看到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零碎。”

以上是我深夜下课后发的一条朋友圈微信。关于几个朋友喝茶聊天演化成的这堂课,我潦草做了鬼画符式的笔记,事后拎出几个点做了补充采访,难免不精准,重在分享。

影响中国人写作的3个人

和西方文史哲庞大体系传承相比,《史记》、《红楼梦》和鲁迅是中国文学史上3座孤峰,文字美感经久不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没有继承,没有传承。影响中国人白话写作的有3个人,鲁迅、毛泽东、王朔。

鲁迅是一个孤独的存在,不仅在于文学的意义。他以他全部的作品创造了中国现代文学史、思想史、文化史上的奇观。他是孤独的反叛者,是绝望的战斗者,是现存秩序的对抗者,至死不回,至死不悔。他分清了奴隶和奴才。五四到现在,中国作家始终没有写过那个第一个写白话小说的人——鲁迅。小说最重要的价值,就是贡献人物形象,鲁迅贡献出来的阿q,赵太爷、祥林嫂、狂人……有最典型的中国人性格类型,把现当代小说作品中的人物都比下去了。

王朔对口语写作和网络语言的影响无人能比,他的文字,就是最初的网络语言出处。我们曾经在王朔工作室做过一次对话,对话发在《海上文坛》杂志上。我问王朔,你自己最满意的小说是哪部,王朔从书架上抽出《动物凶猛》。王朔有轻描淡写随随便便捅破包装直捣真相的本事,他说:中国当代有什么作家!有的作家就是活成大师的。有的作家就靠给小朋友们写了几封信。你们说中国文化了不起,我们有什么?我们有音乐吗?我们的音乐能跟人家的交响乐比吗?我们有舞蹈吗?我们的舞蹈怎么和人家芭蕾舞比?有人说有啊,唐朝的《羽衣霓裳》舞好,谁看见过?说是失传了,好东西还能失传吗?《红楼梦》是好,几千年文学史,也就是一部《红楼梦》。

有现实意义的“直道”

报一个国学班,30万20万,听所谓名校的老师讲几句论语,讲几句老庄、韩非子,讲朱熹,就以为和国学拥抱了,听听于丹,就是国学最美的收获了。然后游山玩水、交友聚会。讲国学的和听国学的都在秀场。我们有狭隘的民族主义情结。极度的尊严缺失,跟我们过去长时期的财富缺失是一样的,寻找尊严寻找得很病态。

我对中国儒家“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这个经典观点表示质疑,太给逃避找借口了。一部论语,就是丧家之犬寻找主子的书。知识分子要甘当野狗,独立的存在和思索,发出冷静的声音,不皈依权贵,不做被朝廷豢养家狗。《论语》讲仁人知礼而君子,李泽厚的观点是以仁释理,我不认同这个观点。我觉得应该是以理网仁的,理是秩序,是一个大网,仁道,圣贤道,君子道,包括下面要说的直道,都在这个网里。

不喜欢《论语》,但是喜欢《论语·宪问》中的一段问答:“或曰:‘以德报怨,何如?’子曰:‘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这个直字怎么理解是关键。我们都知道孔子的“仁道”,忽略了孔子“直道”的价值。佛教讲悲悯和包容,基督教讲宽恕和救赎,在文学作品里,基督徒面对恶,会说“可怜的人”,然后走开。和尚面对恶会合掌说“阿弥托福”,然后走开。把问题交给上帝裁决和佛祖惩处,在现实中就显得不作为,打左脸,再奉上右脸。以德报怨在现实中很难做到,以恶制恶很多,国家之间,党团之间,族群之间,都在以恶制恶,比如美国出兵伊拉克。

从南怀瑾、李泽厚的书中,都没找到我能接到的关于“直”的解释。我认为直字在这里至少有两层意思。第一,不逃避,直面应对。不以超出常理的形而上宽恕地对待恶行。不走开,不把问题上交。第二,不合作,不同流合污,不以恶制恶,以怨报怨。和甘地非暴力不合作的态度近似。比如子路被剁成肉酱之前自语:“君子死,冠不免。”将帽带系好,从容赴死。这就是以直报怨,不逃避,不还手,以君子的形象面对暴徒和死亡。后人感觉可笑迂腐滑稽之余,如果能从这个故事中读出一点敬重的话,孔子的“直道”就有了现实意义。“直道”不如仁义礼智信五个字抢眼,专家讲得很少。

《罗慕洛斯大帝》有上帝相助

我总对我的学生说,我的作品是糙粮,看一两篇可以了,别耽误太多时间,直接看西方文史哲去,他们是真正有体系的,是细粮。今天开给你的书单是《罗慕路斯大帝》和《以色列》。

老舍的《茶馆》,完全不输世界上的任何剧作,语言和结构都是最好的。老舍的小说《骆驼祥子》和散文当然也很棒,但是跟《茶馆》比就弱了。类似的情况是,弗里德里希·迪伦马特的小说无论如何不算二流,但是跟他的剧作《罗慕路斯大帝》比起来,就没法比。剧本以西罗马帝国灭亡前夕为时代背景,虚构出西罗马帝国末代皇帝罗慕路斯·奥古斯都面对国库空空如也,且日耳曼大军压境、国家危急存亡之秋,自顾养鸡,不理朝政,不逃不躲,泰然迎接灭顶。他认为西罗马帝国过去侵略成性,现在腐烂到根,理当灭亡,就让他灭亡。

我给你们表演一段,国门将破,国家将倾,罗慕洛斯只关心他那些用祖先皇帝名字命名的鸡下蛋没。“今天罗慕洛斯一世下蛋了没?”答:“罗慕洛斯一世今天没下蛋”,“罗慕洛斯二世下蛋了没?”答“罗慕洛斯二世一直没下蛋”,“罗慕洛斯三世下蛋了吗?”“罗慕洛斯三世几乎下蛋了。”《罗慕洛斯大帝》一定要看,伟大的智慧的书,我不信弗里德里希·迪伦马特写《罗慕洛斯大帝》时候上帝没帮过他,就像曹雪芹写《红楼梦》时,如果上帝没出手帮过他也不好解释。

我认为“直道”的“直”在这里至少有两层意思。第一,不逃避,直面应对。不以超出常理的形而上宽恕地对待恶行。不走开,不把问题上交。第二,不合作,不同流合污,不以恶制恶,以怨报怨。和甘地非暴力不合作的态度近似。

 

关闭窗口
 

copyright(c) 2004-2012 中国当代儒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北京·东城区国子监街65号  e-mail: mail-ccc@163.com  mailzhrx@163.com QQ:1953300734  审批表下载 
晋ICP备120015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