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请您留言 / 友情链接
繁體中文 | English
您现在的位置: 当代儒学网 > 当代儒学 > 百家争鸣 > 张志鹏:“儒家宪 政论”需要多元文化的参与
张志鹏:“儒家宪 政论”需要多元文化的参与
当代儒学网   2013-04-29 00:56:53 作者:張志鵬 来源:中國民族報 文字大小:[][][]

 

    突然出现的禽流感和日趋紧张的朝鲜半岛局势,让这个清明节过得不平静。不过,这些风险并没有影响各地华人开展慎终追远、感恩先人的活动。让人惊喜的是,现在的清明节已经在静悄悄地从祭祀祖先的传统节日演变為华人的感恩节,在这一天感谢给予自己生命的人和让自己有生存能力的人。甚至连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先生也在清明节前夕通过微博表示:“清明节快到了。这是全球华人感念先人、传承和关注家族温情、传统与价值的重要日子。我和家人也是一样,无论在哪里,都感恩我的中国根,希望它世代相传!祝大家节日归家团聚顺利、平安。当天,我也将和家人一起,回到老家祭祖,探望族人。”

  就在传统节日复兴的时刻,人们对于传统文化与现代制度如何结合的辩论也日益激烈。“儒家宪政论”就是一个最近得到部分人极力主张和被另一些人质疑詬病的热点文化现象。虽然这一辩论的由来可以追溯到清末民初,但最近的升温与大家对宪法实施的关注紧密相连。去年12月4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公布施行30周年的大会上郑重指出:“宪法与国家前途、人民命运息息相关。”“宪法的生命在于实施,宪法的权威也在于实施。”“我们要更加自觉地恪守宪法原则、弘扬宪法精神、履行宪法使命。”无疑,这一号召激起了学者们对宪政思想和实践的深入思考、辨析和争鸣。

  互联纲上一份具有代表性的“儒家宪政宣言”声称:“仁政须由三院立法决定。三院是:通儒院(天)、国体院(地)和庶民院(人)。通儒院领袖应该是一位大学者。国体院领袖由孔子的后代继承,其他成员则从圣贤、统治者和各大宗教领袖的后代中遴选。庶民院应由大眾选举產生或由各机构的领导担任。”此宣言引发了许多质疑、反对的声音。有人担心,“儒家宪政”是以儒代宪,或以儒限宪,给宪政套上镣銬;有人直言“儒教宪政”是个偽学术、偽概念;有人提出能不能也有佛家宪政、道家宪政、基督教宪政等;有人质问,日、韩和台湾地区也没提什麼儒家宪政吧。面对一片批评声,“儒家宪政”的主张者辩称:“世上没有脱离文明脉络的宪政。”引申开来,值得深入思考的问题是,宪政基于特定文化背景的主张错了吗?既然宪政是基于特定文化基础的,中国的宪政就必然是儒家吗?

  确实,宪政是通行规则,但却不是空中楼阁,它是受到特定文化特别是宗教文化深刻影响的。宪法被看做是国家法,是根本法,是母法,是公法。但其最核心的内容不过是通过确立社会各界共同认可的竞争準则和游戏规则,从而建立起社会秩序。这些竞争準则和游戏规则围绕著人身权利、财產权利和公共权利的分配和使用,自下而上地获得“最大公约数”,形成宪法“共识”。然而,每个人和群体关于竞争準则和游戏规则的看法与影响自身利益的因素和传统信仰密切相关。宗教信仰几乎影响著参与者对所有重大议题的判断。例如,美国在费城制宪会议上,“大部分国父真诚地相信正统基督教的教义。少数对某些教义有保留意见的也承认基督教对社会的正面影响。”印度的宪法虽然汲取了世界各国宪法的精华,但其效力在实施过程中又受到传统种姓制度和宗教差异的牵制而大打折扣。

  就中国宪法实施的文化基础来看,儒家当然是不能或缺的,但仅有儒家又是不够的。且不说儒家内部就有原始儒家、汉代儒家、宋明理学、新儒家的流变,也不说中国传统社会中一直有“儒表法里、法道互补”的评价,就当前中国社会的客观文化基础来说,已经呈现出多种宗教并存、多元文化发展的态势。无论当今儒者是推崇作為宗教信仰的“儒教”,还是主张作為伦理体系的“儒家”,还是提倡作為思想理论的“儒学”,都必然只是诸多宗教、文化传统中的一支。在宪政建设过程中也只能作為构成“最大公约数”的一份子。

  不可否认,一些儒家学者试图通过复兴传统伦理资源来解决“当下人民的信仰飢渴,填补社会的道德真空,维护和促进经济的持续有效发展”的用心良苦。但这与其他宗教信仰、文化观念所重视的伦理资源并不矛盾。从客观的社会基础出发,中国的宪政必然是渐进的。正所谓“一枝独秀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宪政之“春”的绽放需要多元文化的参与。

关闭窗口
 

copyright(c) 2004-2012 中国当代儒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北京·东城区国子监街65号  e-mail: mail-ccc@163.com  mailzhrx@163.com QQ:1953300734  审批表下载 
晋ICP备120015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