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请您留言 / 友情链接
繁體中文 | English
您现在的位置: 当代儒学网 > 当代儒学 > 百家争鸣 > 骆玉明:儒学·国民性·公民性
骆玉明:儒学·国民性·公民性
当代儒学网   2012-11-06 06:31:24 作者:骆玉明 来源:infzm.com 文字大小:[][][]

    “五四”以来,我们对于传统文化、包括儒学在内的批判和我们现在试图重新发扬儒学,这两者的关系可以从什么角度去理解?儒学的现代适应性是否就是它的现代性?

    我们现在讲儒学有各种各样的讲法,比如儒学社会主义、儒学作为公民宗教、儒学的自由主义等等,这些都是很新的概念,试图强调儒学在现代社会中的现代意义。儒学在现代社会中是有用的,这是不是就是儒学的现代意义?我想这个问题需要稍微分辨得清楚一些。人类社会有很多道德规范,有些是有时空限制的,在一定条件下合理,在另外一定条件下可能就不适用了。但另一些社会道德适应的空间很大。

    有时我们会在将古人的学说阐释成现代价值时将之夸大,有时也会用现代的观念片面解说古人的学说。比如说:孝。现在大家都要发扬孝的精神,指的是孝敬父母。在古代不仅仅是孝敬,还要无条件地顺从,终极目的则在于培养对君主和国家的忠诚。所以,我们可以说“孝”的儒家价值观对现在是有效的,但我们现在讲的“孝”不再是古人的那个“孝”。

    现在讲的更多的是“天人合一”。“天人合一”表明,我们古人尊重人和自然的和谐关系。但儒家所讲的“天人合一”恐怕主要不是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而是讲人人规则和宇宙规则的统一性。因为所有的人人规则都是条件规则,都是在一定条件下建立的规则,要所有人信服可能不那么容易,于是就要使之绝对化,成为天经地义。这就叫“天人合一”。

骆玉明: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辞海》编委、中国古典文学分科主编。著有《简明中国文学史》、《近二十年文化热点人物述评》、《纵放悲歌——明中叶江南才士诗》、《老庄哲学随谈》、《世说新语精读》等。

    我们现在讲儒学的现代意义,有一个问题是需要讨论的:儒学是在不断变化的,在这个过程中,儒学是否产生了一种现代趋向,是否产生了一些与现代价值观可以融合的东西?

    二次大战之后,日本学术界曾经较热烈地探讨过这个问题。岛田虔次先生在《中国近代思维的挫折》里,讲到中国文化向现代发展的过程中所遭遇的挫折。在岛田看来,中国的儒学在发展过程中实际上跟西方的思想学说发展过程一样,都是往现代方向发展的。

    儒学发展本身包含着一种现代倾向,因为儒学本来就是与时俱进、不断在变的。我觉得这里有很多值得探讨的地方,如果在儒学的发展过程中,包含着所谓马丁路德、洛克等学者的东西,哪怕是片断,那么我们现在在说儒学的现代意义上,实际也包含着我们怎样发扬这些曾经呈现出来的仅仅是片断的东西。

    没有经过清算的传统是具有危险性的。儒学在汉代以后的长时期中,是君主专制时代的意识形态,如果不注重这个特点来谈儒学,我们会忽视很多问题。

    “五四”时代为什么会形成对包括儒学在内的传统文化那么严厉的批判?现在常说“五四”对《春秋》的否定是过激和片面的,甚至造成文化传承的断裂,这个说法里包含的问题很多。从那个时代来说,有两个方面是很严峻的:一是那个时代是亡国灭种的危机时期。甲午战争以后,中国人面对的是亡国灭种的危机,自救的激情和恐惧交合在一起,产生了对传统文化、特别是对传统文化和传统政治所导致的局面的强烈反对。二是当时处在旧文化和新文化的冲突中。我们现在看起来似乎是过度批判,但必须注意到,没有这种对于传统的自我批判,就不可能建立新的社会价值观,奠定新的价值观的基础,这才是“五四”新文化运动的根本价值。

    鲁迅对于传统文化的批判则集中于这一点:长期的专制制度统治下带来的最大恶果就是人性的恶化。人对社会的冷漠和他人的冷漠,以及对社会缺乏责任。没有权利的人不会去爱祖国,也不会爱社会;没有尊严的人不会敬重他人,因为连自己都不敬重。这跟我们现在说的公民性、公民社会的问题其实是一致的。

    我们现在面对的是现代社会,和过去的社会完全不一样。这个社会以人权和个人自由为基础,在这之上产生人和人之间的关系、人对社会的权利和义务的关系。

    我们现在讲儒学的现代意义,有一个大背景是意识形态资源的缺乏。我们的意识形态资源是很缺乏的,现在的主流意识形态表面是马克思主义,但马克思主义搞了很多年还不是马克思主义,而是斯大林主义,这是非常糟糕的。我们这么大的一个民族,这么久的历史,它的文化价值观如果寄托于外来文化,不管这个外来文化多么伟大,对于这个民族的文化形象和文化发展都是不利的。我们需要从自身的文化传统中寻求资源和力量,但如果说清算没有做好,问题仍然很大。

    比如,重庆某学校说要尊敬老师,然后让所有学生全都对老师跪下。学校对学生的第一个教育是真言,如果学校不能培养学生的真言,这个学校就全部失败了。让学生跪在操场上,这就是传统文化?我不知道这是出了什么问题。

    儒学的社会主义未必搞得成,儒学的法西斯主义倒很容易搞得成。当谈到儒学的现代意义和现代价值以及在现代社会中的作用时,必然有一个清算,这个清算的依据是什么呢?

    儒学就是普世价值。马克思主义放之四海而皆准,马克思主义也是普世价值;人类有共同的追求,人类没有绝对价值,只有相对价值。我们要寻求最符合人类整体发展、最符合于每个个体需要的普世价值,正如马克思所说,每个人的自由将成为所有人自由的前提。我们所认同的普世价值是民族自由、人权平等,这是现代社会的基础。当我们清楚地理解我们的历史和传统时,继承传统的最重要的原则是一定是对民族的现代发展是有利的,对我们国家的强大和人民的幸福是有利的,对于国家大同、人类的幸福是有利的。

    在西方哲学中,启蒙时代的哲学也面临着对历史传统和现代发展这两个主题之间的冲突。那个时代出现的伟大的思想,比如对基督教文化问题,新教改革是一支,还有另外一支,从卢梭到康德,批判和反对教会,但并不否定上帝的存在,把上帝的存在转化为人的神性。上帝以什么方式存在呢?以人的内在的神性这种方式存在。正如康德说过的话,有两种力量是值得敬畏的,一是头顶的天空,一是人心的道德。把神的存在和人的神性的存在合为一体,这是基督教文化非常深刻的转变。

    我曾经在学校里给学生提过一个问题:如果现代社会出现伟大的儒者,他是什么样的?我说这个问题的意思是,中国会不会在继承民族传统的前提下产生伟大的思想,这个伟大的思想不仅仅是阐述前人的学术,而是继承前人的意志,寻求人类最高的价值和最完美的社会。倘若能产生这样伟大的思想,我们对于传统文化的继承和发扬才算是真正找到了未来。

关闭窗口
 

copyright(c) 2004-2012 中国当代儒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北京·东城区国子监街65号  e-mail: mail-ccc@163.com  mailzhrx@163.com QQ:1953300734  审批表下载 
晋ICP备120015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