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请您留言 / 友情链接
繁體中文 | English
您现在的位置: 当代儒学网 > 当代儒学 > 百家争鸣 > 先贤思想中寻智慧 儒学元素改变教育模式
先贤思想中寻智慧 儒学元素改变教育模式
当代儒学网   2012-10-06 12:34:37 作者:编辑:小郑 来源:东方圣城网 文字大小:[][][]
 
政治大学中文系教授董金裕


 

 
中央民族大学教授 牟钟鉴

  

  “天地设立,人在其中。天行刚健,地道宽弘。”9月28日上午,壬辰年祭孔大典《祭祀孔圣文》的宣读声在气势恢宏的大成殿前久久回响。来自海内外的专家学者、孔子后裔以及无数感念先师孔子的中外游客,共同在祭文的诵读中感受先贤的伟大。据了解,此次《祭祀孔圣文》的作者为台湾著名学者、政治大学中文系教授、孔子第77代嫡长孙孔德成的学生董金裕。在历时一个月的撰写过程中,董教授将“循序而进、仁道思想”的儒学精髓贯穿于整个祭文之中,仅用400字便将先贤的伟大成就、对后世的影响以及后人对孔子及其儒家思想的尊崇描写的淋漓尽致。

  采访中董教授告诉记者,虽然自幼生活在宝岛台湾,并不曾直接沐浴东方圣城的恩泽,但是由于大半生都在研习孔子及其儒家思想,因此对孔子的敬仰以及孔子思想对自己的深刻影响,却始终存在。

  董教授说,从今年6月份接受到撰写祭文的邀请后,内心便感到格外激动和荣幸。毕竟国际孔子文化节是一个非常隆重的典礼,能够在这个典礼上用文章祭奠先师孔子,对自己而言是一个无上的光荣。但是另一方面又觉得非常惶恐,觉得不能够把它写好。毕竟用几百个字来概括孔子思想的伟大,这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不过幸好40余年的时间都在感悟孔子及其儒家思想的恩泽,因此很快便通过“回顾历史、紧抓重点”的方式确立写作思路。董教授告诉记者,他所创作的祭文共分为五个小节,每节12句,每一句4个字,两句压一个韵。第一节主要写“天人之道”,以儒家人文思想的阐述为主;第二节写孔子是如何传承尧舜禹之道、整理文化遗产,即“承先”;第三节主要讲述了孔子在思想和教育方面的成就;第四节主要分析孔子思想对后世带来的影响,即“启后”;最后一节着重表达了对孔子及儒家思想的恭敬之情。

  此外,采访的过程中董教授专门以他在本届世界儒学大会上提交的论文《<尚书·洪范>中与“国民幸福指数”相关的概念———五福》为例,来说明了古老的儒家思想带给现代人的智慧和启迪。“今年6月份台湾举办了一个论坛,主题就是‘国民幸福指数’。当然,不仅仅是台湾,目前世界各国都在大谈‘国民幸福指数’,甚至某个学术团体还会将全球各国幸福程度进行排名。但是,不同的国家和民族风俗习惯、民情各有不同,所谓国民幸福指数难有其公共的标准,因此某些调查报告所作的排名也难免受人质疑,其可信度自然就不甚可靠。”董教授告诉记者。

  董教授表示,其实在中国古代,最早较系统地论述幸福问题的当推春秋中叶以前的《尚书·洪范》。该文记述周初武王访箕子,箕子为武王陈述治理天下的大法。《洪范》提出“向用五福,威用六极。”“五福:一曰寿,二曰富,三曰康宁,四曰攸好德,五曰考终命。这就是说,构成人生幸福的要件有五,即长寿、富足、康健平安、爱好美德、善终正寝。《洪范》论幸福,把幸福看成一个综合性的范畴,五种幸福要素即是衡量一个人是否幸福的标准。五福并臻,享有高寿以延长生命的长度,生活富裕以充实生命的内涵,身心健康以提升生命的质量,修德助人以扩大生命的境界,乐享天年以享受生命的本真,则生命将会充满喜乐而有意义。今人所谓“国民幸福指数”,追求的目标不外乎如此,因此五福的概念对制订“国民幸福指数”的各项指标时,应属重要参考项目。

  本报记者专访中央民族大学教授牟钟鉴

  “中国当代教育取得巨大的进步和成绩,也有不足。”在27日下午召开的儒学大学演讲中,中央民族大学教授牟钟鉴提出了当代教育改革要大力吸纳儒学元素的理论。他讲到在当代无论是教育的规模和内涵,还是人才成长的数量和多样性都是取得了空前的成绩,这些成绩推动了我国的经济社会快速发展。但中国现代百年教育从一开始带有的病态,以及轻人格道德熏陶,重理工知识传授,轻人文素质培育的弊病也暴露了出来,培养出大批没有道德魂,短少中国心,缺乏创造力的人。他提出应运用儒学道德资源,弘扬中华传统美德,学习儒家教育智慧,更新教书育人方式。

  牟教授提出中国现代百年教育走不出自己道路的原因在于,与中华儒学主流教育文化相决裂,简单模仿西方现代教育模式和教条式照搬苏联经验。他认为学校教育应当肩负传承民族文化的责任,学校不仅是传授知识的地方,也应是传承中华优秀文化的基地,我们当前要恢复民国以来被废止的中华经典训练,他建议,中华经典训练正式进入大中小学教育体系,使青少年一代了解先贤大德建设,承担起中华文化继往开来的历史使命,改变学生言必称欧美、数典忘祖的文化殖民思想。

  儒家拥有的道德资源是世界上各种思想文化体系中最丰富的一家,这些道德资源规约着中国人的家庭、社会关系和政治关系,使中国成为礼仪之邦。中华美德推广的关键是大力培训有国学素养的师资,教育者先要受教育,先一步进行经典训练,在德育教学中言传身教。学校鼓励学生在家庭生活、人际来往中践行新八德,孝顺父母,爱心助人,尊敬师长,诚实守信,文明礼貌,通过学生影响家长,通过学校影响社会,使学校成为社区文化的基地,成为社会文明的模范。

  牟教授认为,针对目前学校教育存在的重规范化管理、轻个性发展;重灌输式教学轻启发式论学;重教师轻学生主体的弊端,要认真学习儒家教育思想中因材施教、启发式对谈和教学相长的智慧,改进目前僵化的教学方式。学校教育尤其是中学与大学教育,绝不仅仅是为了让学生掌握一大堆知识和考一个好分数,必须在传授知识的同时培养学生自主创新思维和能力,发现学生们各不相同的天赋并给予其展现的机会。只有这样中国当代教育才能在中华文明沃土上走出一条特色的健康之路。

关闭窗口
 

copyright(c) 2004-2012 中国当代儒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北京·东城区国子监街65号  e-mail: mail-ccc@163.com  mailzhrx@163.com QQ:1953300734  审批表下载 
晋ICP备120015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