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请您留言 / 友情链接
繁體中文 | English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当代儒学网 > 当代儒学 > 学术天地 > 余觉中:孔子生卒年月日考辨(下)
余觉中:孔子生卒年月日考辨(下)
中国当代儒学网   2019-10-04 10:03:59 作者:余觉中 来源:中国当代儒学网山东工作站 段炎平推荐 文字大小:[][][]

 

 

  《考异》这一段关于三家对孔子生日的记载看似有异实不异的考辨应当说是十分精彩的,从某种角度说,对于孔子的生年月日已有了很有说服力的定断,即《公羊传》与《史记》所载实不与《谷梁传》所记相违,据实记载作周灵王二十年,鲁襄公二十一年,岁次己酉,十月庚子生无疑。但《考异》所言“周灵王二十年己酉岁八月置闰”,可能不合史实,按《三千五百年历日天象》记载,春秋时期的闰月皆置于十一月。但鲁旧历的十月确实已到了周正十一月的节气,因此司马迁将之当作庚戌岁首也有一定道理。司马迁不记月日,却记为襄公二十二年,也许跟汉人的天人感应观念有关,认为日食之年不可能生圣人。查《春秋》可知襄公二十、二十一、二十三这三年皆有日食,唯独二十二年没有,《史记》于是不按二《传》作二十一年,而作二十二年。对司马迁来说,这也许是一种变通的记法,所以只记年,不记二《传》所记的月日,而且写明孔子卒年七十三岁。古人以周岁记年龄,孔子生于公元前552年,卒于公元前479年,刚好七十三周岁,正如绛县老人生于文公十一年(前616年),卒于襄公三十年(前543年),《左传》也称他七十三岁。后人不明就里,将《史记》的年与《谷梁传》的月日拼合起来,于是才误推为夏历八月二十七日,或公历格里历公元前551年9月28日。

  要查孔子生日的具体中西历日期,翻检一下《三千五百年历日天象》春秋朔闰表即可。《春秋》经上有“冬,十月,庚辰,朔,日有食之”的记载,虽然按现代天文历法推算,此日并无日食(上一句“九月,庚戌,朔,日有食之”的记载则与现代天文计算相合),但“十月庚辰朔”的记载却是准确而重要的。查表中鲁襄公二十一年十月是庚戌朔,庚辰朔在十一月,可知《谷梁传》是用鲁旧历记,与用鲁新历记刚好差一个月。庚辰日是初一,则庚子日是二十一日。故孔子的生日应是鲁新历十一月二十一日,鲁旧历十月二十一日,夏历九月二十一日。查此日的公历,是儒略历公元前552年10月9日,如换算成1582年以后使用的格里历,则是10月3日,但因孔子诞辰在1582年以前,按国际惯例应按儒略历算。因此,公元前552年10月9日,夏历九月二十一日是孔子的生日,这一天应是中国人自己的圣诞节。两千来年一直难以确定的圣人诞辰到今天总算可以确定了。

  关于孔子的卒年,二《传》没有记载,《左传》在哀公十六年却有记载:“夏,四月己丑,孔丘卒。”杜预注此句说:“鲁哀公二十二年生,至今七十三也。四月十八日,乙丑。己丑,五月十二日。日月必有误。”《东家杂记》认同杜注:“周敬王四十一年辛酉岁,即鲁哀公十六年也。当哀公十六年夏四月乙丑日,先圣薨。先儒以谓己丑者误矣。”赵去疾在《考异》中除了纠正哀公十六年应是壬戌岁而非辛酉岁外,亦赞同杜说。《祖庭广记》采纳了《考异》的纠正,亦沿此说:“周敬王四十一年壬戌岁,即鲁哀公十六年也。当哀公十六年夏四月乙丑日,先圣薨。四月乙丑,即今之二月十八日,先儒以谓己丑者误矣。盖四月有癸丑、乙丑,无己丑,五月十二日乃有己丑,以乙为己字之误也。”但查《三千五百年历日天象》战国朔闰表,哀公十六年,即周敬王四十一年,周历四月戊寅朔,本月是有己丑日的,看来己字并非是乙字之误,而且《史记·孔子世家》亦采《左传》之说,作“孔子年七十三,以鲁哀公十六年四月己丑卒”。

  那么,先儒为何认为四月无己丑呢?生活在晋代的杜预去古未远,又注《左传》,对历法应当是十分熟悉的,宋金时的孔传与孔元措也是饱学之士,对历法也不应如此无知。那么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呢?

  江永在《群经补义》中回答了这个问题:

  周既东迁,王室微弱,天子未必颁历,列国自为推步,故经传月日常有参差,如昭二十二年刘子、单子以王猛居于皇,经书六月而《传》在秋七月戊寅。刘子、单子以王猛入于王城,经书秋而《传》在冬十月丁巳。王子猛卒,经书冬十月,而《传》在十一月乙酉。经书十二月癸酉朔,日有食之,而《传》此年未有闰,明年辛丑正月为壬寅朔,则经之十二月癸酉朔日食即《传》之闰月,是周历、鲁历置闰有不同矣。哀十五年卫世子蒯聩自戚入于卫,《传》在此年末之闰月,而经书十六年正月己卯,是卫历、鲁历不同矣。鲁历正月有己卯,推之是二十九日,故夏四月己丑孔子卒,推之是四月十日。卫历闰在十五年之末,则十六年四月无己丑矣,盖月朔不同也。置闰或在岁终,或不在岁终,有不同也。虽其间未必无史误,而杜《注》或以为《传》误,皆不足信也。倘皆自王朝颁历,何至有参差哉!(注18)

  江永这段话讲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即周东迁后,由于王室衰微,列国往往自推历法,造成了经传月日记载不一。其原因一是由于置闰不同,二是由于置朔不同。孔子的生日,《谷梁》作十月庚子,《公羊》作十一月庚子,应也属于此列。由置闰不同,会造成周历与鲁历相差一个月。由置朔不同,会造成周历与鲁历相差一天。杜预是按闰在哀公十五年之末的卫历来推的,自然在十六年四月找不到己丑。

  江永在《乡党图考》中又说:

  四月己丑当为十一日也,时鲁历与卫历不同,蒯聩入卫事《传》依卫历在前年闰十二月,而经书此年正月己卯,是鲁历前年不置闰,故此年正月有己卯。正月既有己卯,故四月己卯朔,十一日为己丑。杜云四月十八日乙丑,无己丑,己丑五月十二日,日月必有误,非也。杜又云鲁襄二十二年生,至今七十三。今据《公》《谷》,二十一年生,当为七十四。先儒考核不精,使圣师生卒年月日不明。(注19)

  江永在《群经补义》中推夏四月己丑为四月十日,在《乡党图考》中又推为四月十一日,其相差一天就是由于置朔不同造成的。古人用的是日影测量法,合朔在前一天或后一天并不是太严格,故不同的历法往往会相差一天。

  《左传》经文在哀公十六年有这样的记载:“十有六年,春,王正月,己卯,卫世子蒯聩自戚入于卫。”己卯未记晦朔,查《三千五百年历日天象》春秋朔闰表鲁哀公十五年(公元前480年),可知是年十二月鲁历是辛巳朔,殷历也是辛巳朔,周历却是庚辰朔,朔日早置一天。杜预按《长历》推到五月十二才有己丑日,可知他用的历法即是在前一年年末置闰的周历。如按哀公十五年十二月辛巳为朔日(儒略日为公元前480年11月1日)的鲁历来推,哀公十六年的正月是辛亥朔,则己卯是二十九日,此日为晦日。下一天的庚辰如定为晦日,则四月己丑为四月十日,如定为朔日,则为四月十一日。因鲁历在前一年的末月不置闰,十二月是大月,庚戌三十日为晦日,则此年正月当为小月,辛亥为朔日,己卯二十九日当为晦日。如此往下推,庚辰为二月朔,庚戌为三月朔,己卯为四月朔,己丑则为四月十一日,此日儒略历为公元前479年3月9日(格里历为3月3日)。但过去公布的天文历法按周历算,以戊寅而不是己卯作四月朔,故公历儒略历的3月9日对应的周历是四月十二日。王笑冬先生在2016年出版的《春秋三传天文历法索源 孔子生卒天文历法考》一书中就是如此确定的。今年夏历九月二十一日我们一道去山东曲阜国学院参加中华天学暨孔子诞辰归真研讨会前后经反复探讨与求证,认定卒日应为夏正二月十一日,这一结果与清代精于天文历法的江永以及孔广牧之师成蓉镜利用十来种历法推出的结果是一致的。但当时由于疏忽,换算成儒略历时定为3月8日,没有考虑到中历由于置朔不同可相差一天,但转换成西历却不存在这个问题。这一问题是在研讨会后我与王先生一道去拜访南开大学离休物理教授谭成章先生时偶然发现的,于是对原稿的有关部分作了修改。

   由以上考辨可知,《春秋》三《传》所记孔子的生卒年月日准确无误,只是因历史久远,《春秋》所用的历法又错杂不一,先儒不知《谷梁传》记载孔子生日用的是鲁旧历,《公羊传》却用鲁新历,而《左传》记载孔子卒日是用鲁新历,从而导致后人不好确定具体日期,也不能进行确切换算。只有到了今天,由于现代天文历法的发展,今人有能力还原二千五百年前记录在《春秋》经传中的天地人交互作用的同步信息,孔子生卒年月日这一千古聚讼的问题才有望得到最终的解决。

   今天,我们将孔子的生日定为鲁襄公二十一年鲁旧历十月二十一日,夏历九月二十一日,公历儒略历公元前552年10月9日,将其卒日定为鲁哀公十六年鲁新历四月十一日,夏历二月十一日,公历儒略历公元前479年3月9日,应该说有十分可靠的经典与科学依据。

   孔子生前曾有“行夏之时”的心愿,我们现今能于夏历九月二十一日纪念夫子的诞辰,于夏历二月十一日纪念夫子的忌日,应当是符合夫子的心愿吧!

  笔者在查考《东家杂记》与《祖庭广记》时,还意外地发现了孔子家庙所藏的孔子真像。《东家杂记》内有一篇《先圣小影》对此像作了描绘:

  《家谱》云:先圣长九尺六寸,腰大十围,凡四十九表,反首洼面,月角日准,手握天文,足履度字,或作王字,坐如龙蹲,立如凤跱,望之如仆,就之如升,耳垂,珠庭,龟脊,龙形,虎掌,骈胁参膺,河目海口,山脐林背,翼臂斗唇,注头隆鼻,阜挟提眉(《祖庭广记》作“阜脥堤眉”),地足谷窍,雷声泽腹,昌颜均颐,辅喉骈齿,眉有一十二采,目有六十四理,其头似尧,其顙似舜,其项类皋陶,其肩类子产,自腰以下,不及禹三寸,胸有文,曰制作定世符运。今家庙所藏画像,衣燕居服,颜子从行者,世谓之小影,于圣像为最真。近世所传,乃以先圣执玉麈,据曲几而坐,或侍(原文误作“待”)以十哲,而有持棕盖、捧玉磬者,或列以七十二子,而有操弓矢披卷轴者,又有乘车十哲从行图,皆后人追写,殆非先圣之真像。阙里庙学教授尹复臻尝作小影赞云:“夫子之像,其初孰传,得于其家,几二千年。仰圣人之容色,瞻古人之衣冠,信所谓温而厉,威而不猛,恭而安。若夫其道如神,其德如天,则自民以来未有如夫子,盖无得而名。”言世之所传,非小影画像,皆为赝本。唐刘禹锡作许州新庙碑,谓尧头禹身,华冠像(“像”疑应作“襐”)服之容,取之自邹鲁,即今之所传小影是也。(注20)

  确实,一看到书中所载的夫子小影像、凭几像与乘辂像,“温而厉,威而不猛,恭而安”,“乘殷之辂,服周之冕”的夫子仿佛从遥远的古代一下来到了我们的面前,那种既威严又亲切的神情直观地向人们展示了何为中和之德,望之真是撼人心魄!但不知为何却一直藏真于家庙而未显容于世间,至今很少有人见过。孔子的形像是如此,他的真实的生卒年月日也是如此,他的真正的思想更是如此,千百年来时隐时现,似是而非。也许在大道重新开启的今天,孔子的真思想、真容貌、真诞辰又要一道再现了吧!

 

丁酉九月十八日,公元2017年11月6日初稿

丁酉十月十七日,公元2017年12月4日定稿

 

注:

1转引自孔广牧:《先圣生卒年月日考》,见《丛书集成续编》,王德毅等编,台北:新文丰出版公司,1989年,影印本,第296页。

2同上,第294页。 

3转引自孔广牧《先圣生卒年月日考》,第298页。

4同上,第300页。

5孔元措编撰:《孔氏祖庭广记》,济南,山东友谊书社,1989年,影印本,第204页。

6清代钱大昕跋宋刻本《东家杂记》云:“孔传于宣和六年尝撰《祖庭杂记》,南渡后别撰此书,改‘祖庭’为‘东家’者,殆痛祖庭之沦陷而忍质言之欤?” 

7孔广牧:《先圣生卒年月日考》,第290页。

8同上。

9参见刘咸炘:《孔子生年月日决辨》,《推十书(增补全本)·纲旨·右书八》,上海,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09年,第568页。原文“《崇文总目》始修于真宗景祐”,“真宗”二字应是“仁宗”之误。

10孔元措编撰:《孔氏祖庭广记》,济南,山东友谊书社,1989年,影印本,第53页。

11刘咸炘:《孔子生年月日决辨》,第564页。

12赵去疾:《孔子生年月日考异》,见《四库全书·史部·东家杂记》。 

13《钦定四库全书提要》,载孔传:《东家杂记》,北京,中华书局,1985年,第1页。

14王笑冬:《春秋三传天文历法索源 孔子生卒天文历法考》,香港,现代文化出版社,2016年,第1页。

15同上,第366页。

16张培瑜:《三千五百年历日天象》,郑州,河南教育出版社,1990年。 

17参见王笑冬:《春秋三传天文历法索源 孔子生卒天文历法考》,第365-367页。 

18转引自孔广牧《先圣生卒年月日考》,第308页。 

19转引自孔广牧《先圣生卒年月日考》,第309页。 

20 孔传:《东家杂记》,北京,中华书局,1985年,第28-29页。

 

 

附录:

 

 

 

 

 

 

 

 

 

相关链接:

 

余觉中:孔子生卒年月日考辨(上)

 

 

附:作者简介

余觉中,名小华,字继槐,一九六〇年出生于浙江天台。原为北京外国语大学教师,后辞去教职,专心致力于在当今社会恢复孟子后失落、清代大儒刘止唐先生中兴的孔孟大道圣学,2006年创办广慧书院,后改为中和书塾。归心于川西夫子刘止唐先生,承续止唐先生所创槐轩之学,十多年来坚持“以光复圣学为己任,以中庸之道为行持,以尽性立命为目标,以育人弘道为核心”,研习传扬中国传统文化,并先后编著《做人之道》、《圣学梯航》、《万世师表——孔子生平事迹》、《中华经典选粹讲记》、《大道经论选》、《中国文化精神》、《孝经讲记》、《下学梯航讲记》、《学书悟道记》、《中庸通讲》、《论语通讲》、《大学通讲》等三十来种。

关闭窗口
 

copyright(c) 2004-2012 中国当代儒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北京·东城区国子监街65号  e-mail: mail-ccc@163.com  mailzhrx@163.com QQ:1953300734  审批表下载 
晋ICP备120015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