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请您留言 / 友情链接
繁體中文 | English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当代儒学网 > 当代儒学 > 当代儒英 > 总裁班、农村老人和他的儒学教化——记当代儒学传播者孔为峰先生(图)
总裁班、农村老人和他的儒学教化——记当代儒学传播者孔为峰先生(图)
中国当代儒学网   2019-04-23 12:57:22 作者:子清辑 来源:界面新闻 文字大小:[][][]

 

总裁班的拜师礼

 

    编者的话:孔为峰今年五十岁,是孔子的七十六代后人。在曲阜,孔子的后代有十几万人,姓孔并不特殊。但是,2003年,孔为峰在曲阜办了首个读经班。在曲阜,他是推广孔子的一个代表。他说:“我们都为孔子这个事业哭过,也笑过,就像恋爱一样。”

    三月的一个周末,河南新郑一家酒店内,三百多位企业家结束了午休,结伴前往酒店内的会议中心上课。会场舞台的红色屏幕上写着:“打造总裁班——激活团队,解放老板,突破瓶颈,引爆利润”。


    下午两点半,孔为峰要给这些企业家上课,讲的内容是儒家文化,他着重讲了孔子的弟子子贡,儒商文化的代表人物。上完课,他为总裁班策划了一场拜师仪式,11名企业家身穿红色中山装,佩戴黄色围巾,分列两队,在击鼓声和古琴声的伴奏下,缓缓走上舞台。总裁班的两位创办者,同时也是总裁班的导师,坐在舞台的中央,表情肃穆。


    孔为峰手举话筒,说道:“我们即将参加的是一场神圣而庄重的拜师礼仪,三教九流莫不有师,不信师父大道难成。”在两位导师身后的荧幕上,分别是“至圣先师孔子”和“儒商鼻祖子贡”。会场上所有人在孔为峰的指示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对着荧幕鞠躬。时光好像一下子倒退回了古代。


    孔为峰今年五十岁,山东曲阜人士,是孔子的七十六代孙。本职工作是曲阜市实验小学一名语文老师。他中等身材,面如朗月,声如磐钟,衣着一丝不苟。在曲阜,孔子的后代有十几万人,姓孔并不特殊。但是,孔为峰曾经获得孔子基金会举办的国际《论语》知识大赛第一名。2003年,他在曲阜办了首个读经班,他说,只要想学习孔子的市民都可以免费听他的课。很多媒体报道过他。在曲阜,他是推广孔子的一个代表。


    2013年之后,大大小小的国学班在曲阜蓬勃发展。2014年,我在孔子的出生地尼山,见到了孔为峰。他正在村中给妇孺上课。上课前,他在黑板上挂了一幅孔子像,小孩们站成一排,对孔子鞠躬,行完礼才可上课。孩子们似乎也觉得好玩,咿咿呀呀地弯下了腰。接受采访时,孔为峰动情地说:“我们都为孔子这个事业哭过,也笑过,就像恋爱一样。”


    今年3月,我再次见到了他。他没什么变化,鬓角增添了一些白发。这几年他的名气渐渐大了,很多外地的企业机构、读书会、国学院找到他,请他过来讲课。只要有时间,他都欣然前往,“教化民风”。因此周末他总在外地出差。由于授课对象多是企业员工,讲的最多的主题是“儒商之道”。他说,自2013年,孔子文化复兴的力度远远低于他的预期。不过他对此很乐观,他认为孔子在《礼运大同篇》中所描述的人人相亲相爱、大公无私的理想世界一定能够实现。
以下是他的口述。

 

孔为峰在讲课

 

1
   

    我爷爷在孔庙做执事官,为祭祖服务,领大洋养家糊口。他有九个孩子,五个儿子四个女儿。


    我父亲做过三个工厂的厂长,做过村支部书记。我爷爷去世的时候他17岁,受的熏陶是比较正直的。他毛笔字写得好,双手写毛笔字,从小我为他送春联,会背春联,张口就可以来。春联写得最多的是“忠厚传家久,诗书继世长”,横幅“阙里世家”。等我记事的时候村里的红白喜事都由他来主持。其实孔子小时候也是做红白喜事的,孔子三岁父亲去世,母亲很年轻,为了能够生存下去,给人家做红白喜事的吹鼓手,孔子成年其实也做这些事。


    我父亲有三个孩子,我和我弟弟,还有一个姐姐。我排行老二。我们家有堂号:恒善堂,恒久,行善。谁吵架、闹事了都要父亲做裁判。堂屋烟雾缭绕,从小被香烟熏大的。每天早晨天很黑,父亲吹哨子叫村民起床干活,有一次一块石头掉下来砸到了腰,从此落下了腰病。虽然我的父亲没挣什么钱,但他在我心中非常高大,我找不到他的缺点,勤俭,爱学习,不贪污不腐败,一生平安。后来我出去讲课,用我父亲点化了很多老板。


    我是曲阜师范学校毕业的,也叫四氏学堂,原来是为孔颜曾孟四家开的,后来广收天下门徒,万里、吴伯萧都在那儿读过书。我的家教很严,我17岁才进城,17岁之前在家里一是读书二是干活,我们家是耕读传家。进城以后,不敢骑自行车,推着车子走,因为人太多,我们家家训是走必循墙,走路要贴着墙根。


    普通师范什么都学,琴棋书画吹拉弹唱,什么都不陌生什么都不精通。过得挺好挺充实的,我还不满足,我想进一步考大学,想考师范大学,考大学那天肚子不好,差点分没考上。那时候我真的不知道北大清华,没去过北京,要是提前见个世面那就了不得了,非它不考。


    在师范,我唯一的爱好是花钱买了个收音机,开始学说普通话。我们这边广播电台招人,我去应试,说小伙子挺好,明天来吧,在电台做了四年兼职。我们市一年给广播局四万块钱,我做了个节目叫“空中家长学校”,如何在家里教育孩子,这个节目是曲阜市教育局作为红头文件通知下属学校的,家长必须听。那是1992年。


    我的儒学教育主要是父母的言传身教,整个村庄都非常朴实。但我喜欢外面的世界,后来我有个朋友在澳大利亚,让我出国,家里人不愿意。1996年,我认识我的对象,结婚了。我觉得我们电台部门不思进取,改革力度不深,年轻人嘛,什么都看不惯,我看不惯官僚作风,给广播局写了一封信,提了很多批评意见,当时胆子比较大,现在难以想象,据说局长在办公会上把信给读了。我也没脸去了。


    我们副市长很支持我做教育节目。他说,你这么辛苦每周都来做节目,干脆你进城吧,正好我们实验小学也做孔子思想的和乐教育,你参与这个研究吧。他写了张纸条就把我调过来了。他是我的恩人。


    进城以后,我住在学校盖的厕所,下水道撤掉了,对农村出来的孩子,那也不错了。我喜欢读书,喜欢看卡耐基,看文学书比较喜欢西方的文学,读到凌晨两三点。西方是资本主义社会,我想家里没钱,做点生意可以吧?我开了书店,卖一些试卷。有一次,我正好要去河南进一部分书,他们说别弄这个了,和我们搞传销吧,免费坐车,十多人坐了一辆大巴出发。广场上全是人啊,黑压压的,都拿着钱去的,排队买机器,一种康复的摇摆机,2980一台,说什么上线下线,金字塔。我一听,天上哪儿有掉馅饼的。我拿着两千多块钱,要去进书,他们听说我进书,都跟着我进书,买机器的很少了,那大巴成了我拉书的车。后来我又卖小霸王、智力高等学习型电脑,卖得挺好的,一天现金流二三万,但是其他老师有意见,领导也有意见,觉得你不务正业,其实我的教学成绩非常好,得过全国教学比赛一等奖。要不是家穷,我也不想做生意,太苦,太麻烦,从骨子里就不太喜欢,就不干了!


2

    2002年,我有了一个重大的转机。上海建平教育集团金苹果学校总校的校长在曲阜的教育会议上演讲,把我震住了。听完之后他说谁愿意跟着我干,我说我跟着干。他说,我们要在曲阜搞一个中英文学校分校。好啊,我说。当时单位不放,我什么都不要,档案也不要。当时公办学校一个月一千多,那儿得四五千。我在曲阜分校负责小学部的业务,做中英文的《论语》校报编辑和一个班的语文教学。


    教了一段时间,家里出事儿了,我对象的弟弟是清华MBA 的研究生,毕业后分到中国移动,得了癌症,嗅神经母细胞瘤,也叫鼻咽癌,但是比鼻咽癌厉害。手术要把他的眼球摘出来,把瘤取出来,我要去北京伺候他。曲阜实验小学的校长说,你回来吧,档案一直给你保留着。我就回来了,公办学校比较人性化。


    我的岳父受不了,他最骄傲的儿子被摘了眼球,每天用盐水冲洗。当时我在阜成门住,我内弟在301医院,每天给内弟擦身子冲洗伤口。北京的医院我都跑遍了,所有的医院找专家根本挂不上号,我拿着我内弟的片子,闯专家号,跪下磕头,让人家看,保安往外拉拉不动。一共花了六十多万,命没有救回来。我和我的内弟的关系非常好,对我的打击比较大。那是2003年11月9日,北京从来没有下过那么大的雪,我抱着骨灰盒回家了。


    在301医院,我有很深的思考:人为什么活着?在这之前,我一直想办四书五经的班。我听了一场王财贵老师在北师大的讲座,震耳欲聋,真是一场演讲,百年震撼。他讲到我心里去了,孩子从小该学的应该是四书五经,现代文你不教他也会,老师应该教他不会的,很多名人都是读四书五经长大的,包括胡适、鲁迅,有根了才长得高。2003年底,我决定办读经班,我想,不能断了根啊。


    当时家里都不同意。我家里氛围不行,内弟得病以后我就把岳父岳母接回家住。岳母身体不好,受到了刺激,三年不下楼,看见任何一个男孩都觉得是儿子,后来得了帕金森症,浑身哆嗦,她下楼我得扶着或者背着她。


    但我想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增加生命的厚度。我的女儿四岁,跟我读经,朋友的孩子也跟我读,那时候我开始系统地讲《论语》《大学》《中庸》《孟子》,感觉很好。房租费用和书钱平摊,我没有工资,是义务的。最受益的是我,四书五经我几乎会背了。我的读经班最小的四岁,最老的八十多岁。开始主要是亲戚朋友。教室在孔子文化园,那个地方是我租的,我喜欢那个地方,古香古色,唯一不好的是四面透风,冬天往里飘雪花,夏天特别热,也历练了学生和我。


    十多年后,房租一年四十万,我们拿不起了。正好我也开始外出讲课,没时间,到2016年就停了,这些好像都是历史注定的。


    2012年,我参加了首届国际《论语》知识大赛,不小心得了一等奖。最后的才艺展示,我按照古代传统的唱法唱的《论语》。后来我去北京学习了传统的解释经文的方法和《论语》的唱法,收获很大,有点名声,开始有人请我讲学。最早请我讲课的是一家人寿保险公司,全国各个分公司走一趟,大概一场给我一两千的补助,讲完之后公司反响非常好,各地都做国学节,成为他们的文化品牌。


    那时候《四书》我已经烂熟于心了,张口就可以来。尼山圣源书院的老师说,你基本功这么扎实,我们现在准备搞一个乡村儒学,你来讲课吧。


    刚讲课要发洗衣粉和毛巾,有妇女抱着喝奶的孩子来上课,孩子闹就抱着回家了。但是,最后课堂秩序越来越好。我给他们讲二十四孝的故事,你要走下讲台,对着他们面谈,给他们讲故事,然后再听他们讲。有个老人说,孔老师,我七八十岁了,父母都死了,现在身体也不好,女儿在外地担心我,我还花她的钱买药,我觉得没什么意思。我说,你什么想法?他说,活着没意思还不如死了呢。老人孤独。我说,你这个想法没有什么错误,但是据我知道,自杀会遗传会传染,如果你的孙子孙女到了你这个年纪想自杀,你愿意吗?你不要给他们做榜样了,你活着给孙子孙女看就是对祖先的孝敬。他说,那我活着还有用。就这样和他谈心,让他知道活着的意义。农村老人自杀率比较高,有新闻报道老人为了不给儿子儿媳妇抹黑,只能到山里,偷偷去死。


    我做乡村儒学挺好的,很受欢迎,因为我是农村出来的,说话接地气。我觉得农村最大的问题是信仰问题,以钱为中心,爱孩子不爱老人,没想到老人是根,孩子是叶,爱老人,老人也会爱孩子,叶面施肥,叶会烧死的。我说,小孩不要过生日,小孩要给老人过生日,孝是自然规律,是孔子圣人观察大自然总结的规律。


    我们还请了专家讲农业技术,讲身体保健,省宣传部对我们的做法非常支持,《光明日报》专门做了访谈,叫“乡村儒学现象”。


3


    之前,一个学生生病,我去北京看望他。我发现北京的雍和宫香火旺盛,旁边的国子监和孔庙几乎没人,我有了感慨,东方的耶路撒冷是曲阜,怎么没有这个感觉呢?我给市政府写了一个方案,叫“重树东方圣城的神圣性”,我想有朝圣麦加,朝圣拉萨的,怎么来曲阜朝圣的这么少?因为还不够神圣,我们要把它神圣起来。当时书记也看了,非常感兴趣,说你这个方案要慢慢地实施,一下子不行。


    现在各学校传统文化的开展非常积极,原来是个爱好玩一玩,应付一下,现在要深入地去做了。变化很大,但是离我的要求还差得很远。


    2016年10月份教育部联合十一个部委发了《关于推进中小学生研学旅游的意见》。2017年1月我也写了一个方案给市委书记,书记很喜欢,签字了,让市长、教育局、旅游局、文物局处理。全国各个学校都想来曲阜学习传统文化,来了之后找谁?谁来接待?什么价格?什么内容?这些人的教学水平如何?传统文化的复兴肯定有不规范不专业,我想让它专业规范起来,否则会影响曲阜的形象。如何进行系统的指导呢?我的方案是建立一个中心十个基地,是政府指导下的机构,所有来曲阜学习的首先到中心报道。来的人很多,怎么办?我们分一下,一部分人去尼山,一部分去孔府,一部分上孔林,像交警指挥中心一样,让大家知道曲阜是个公道的专业的讲诚信的地方。


    但是,一直没有实行。有难度,难度是什么我不知道。现在很多地方开始建设国学院了,但对于曲阜来说应该有特设的,曲阜在申请建一座孔子大学,做真正的孔子文化,正本清源。


    合肥有个企业家想做孔子文化,我给他们策划了包公文化,结合地域特色,让当地的人学一学包公是怎么当官的。昨天在铜陵,我让一个卖茅台的老总办传统文化学校,我说,你那么多钱拿来干嘛,你这个店能开一百年吗?要是办个学校,功德哪个大?他说,可以啊。我鼓动很多人办学校,把传统文化纳入课程,深入地学,系统地学。


    有人问我这些点子哪儿来的,我是我们家最笨的,一见女孩子就脸红,我说,这应该是读经读出来的,是古人的智慧。这些提案也不知道怎么想到的,有时候半夜醒来就开始写,写完了才睡着。

    我上课主要讲传统文化,课文是辅助材料,比如说,我讲狼牙山五壮士, 开场是“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临大节而不可夺也。君子人与?君子人也”。这是曾子说的。在大是大非面前,就像张骞出使西域一样,不可脱节,哪些人做到了呢?我们来看狼牙山五壮士。结束时,我讲“舍生取义,杀身成仁”,升华主题。


    最近我想编一套义务教育九年的国学辅助教材,这套书如果出来首先可以很大地盈利,其次也是教育上的一次改革。我相信这套书出来会很响亮,好东西大家一看就知道,尤其我们国家现在倡导传统文化。


    现在我很多时间外出,做传统文化的培训,我这个人不太喜欢拒绝人,人家想学习你要拒绝也不对。有一次我和于丹一块在合肥讲课,他们说于丹的出场费最低十五万,我说这个不多,只要有收获就可以了。企业家问我,孔老师给你多少钱?我说,这个无所谓,你收了人家钱,盈利了你就给,不收钱就不给。我不拒绝,你不给我我也不反对。儒家和佛家不一样,孔子收学生也收学费,第一表示诚意,第二我要养家糊口,适当补贴一下。原来我的读经班是公益的,一分钱不收,媳妇老说我。儒家就是这样,见利思义,该得的必须得,叫公平公正。我的职称是副教授,我们国家有规定,一个课时一千元,我一般讲两三个课时,有给三百,八百,一千,无所谓,从来不讨价还价,表明心意就可以了。


    在我看来我做的事情就是教化民风,建立信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建立在传统文化的基础上,比如诚信爱国友善,孔子的一句话就点破了:”道千乘之国,敬事而信,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春风来了小草慢慢地绿,一切都绿起来了,儒家是慢慢去改变,其实一百年在中国历史长河中算不了什么。


    我对我自己的孩子是言传身教,每天早起,勤劳,节俭。小时候她去超市喜欢要这要那,我说爸妈也不要,带着你看一看,不挑食,一心一意只吃一个菜,这个玩具使劲玩,玩坏了再买下一个。过年给祖先磕头,给父母磕头,自己过生日要给妈妈磕头。曾国藩不是说吗,第一,孩子早不早起,不早起这个家庭败相已露;第二,孩子做不做家务,不做家务败相已出;第三,读不读圣贤书,不读圣贤书败相已露。我们家都是这样坚持的。


    对我来说,孔子是我的祖先,是我的信仰,高不可及,但是必须要按照他说的去做。整部《论语》无时无刻不在启发我,有时候很感动,你不学它,不背下来,会犯很多错误。


    我觉得孔子的理想社会肯定能够实现,社会有阴必有阳,有阳必有阴,有白天必有黑夜,有悲观才有乐观,所以阴阳是互补之道。大同世界真的没有盗窃乱贼吗?一个两个没关系的,刺激你更健康。这个世界一定会变好的。儒家没有天堂诱惑,没有地狱恐吓,你只要当下快乐,当下无愧于心,所谓不忧不惧,孔子说内省不疚,就可以了。


     本文图片均由李纯拍摄。

 

关闭窗口
 

copyright(c) 2004-2012 中国当代儒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北京·东城区国子监街65号  e-mail: mail-ccc@163.com  mailzhrx@163.com QQ:1953300734  审批表下载 
晋ICP备120015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