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请您留言 / 友情链接
繁體中文 | English
您现在的位置: 当代儒学网 > 当代儒商 > 儒商文化 > 新儒商企业治理智慧——黎红雷在2022新儒商年会暨方太文化论坛上的主题演讲(组图)
新儒商企业治理智慧——黎红雷在2022新儒商年会暨方太文化论坛上的主题演讲(组图)
当代儒学网   2022-11-29 11:23:24 作者:子清辑 来源:中国当代儒学网 文字大小:[][][]

 

 

2022年11月28日晚,在宁波杭州湾新区世纪金源大饭店举行的“2022新儒商年会暨方太文化论坛”开幕式上,全国新儒商团体联席会议秘书长、中山大学黎红雷教授通过视频发表主题演讲《新儒商企业治理智慧》。在演讲中,黎红雷教授提出“用企业治理涵盖企业管理”的思路,系统论述了企业的组织、管理、经营、信仰等方面的治理智慧,特别是首次提出“企业信仰是企业治理的最高智慧”的论断,引起了与会嘉宾和线上数十万听众的热烈反响。

 

在演讲开始,黎红雷教授首先解题。什么是“新儒商”?大家知道,儒商文化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中央《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明确提出“坚持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的基本原则。“新儒商”就是自觉地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精髓融入经营管理实践的现代企业和企业家,他们扬弃继承、转化发展传统的儒商文化,赋予了新的时代内涵和现代表达形式,使之与当代企业相适应、与现代社会相协调。

 

什么是“治理”?大家知道, “治”本来是水名,引申为治水、整治之义。“治理”指通过顺着事物天然具备的文理而整治,从而引导事物顺应先天客观规律而归于正道。例如大禹治水,采用疏而不是堵的办法而取得成功,就是治理的范例。从治水到治国,“治理”被广泛运用到自然和社会各个领域。据《孔子家语·贤君》记载,孔子与各国国君就曾经多次讨论政府治理的问题,指出:“任能黜否,則官府治理”。

 

在现代企业中,西方的企业理论讲“管理”,着眼的是解决企业运作中的具体问题之“术”;而东方的企业儒学则强调“治理”,探求的是企业生存与发展的长治久安之“道”。具体来说,新儒商的企业治理智慧包括以下四个方面:第一,拟家庭化的企业组织智慧;第二,导之以德的企业管理智慧;第三,义以生利的企业经营智慧;第四,天地人和的企业信仰智慧。在演讲中,黎红雷教授结合本次年会公开表彰的四家新儒商示范企业苏州固锝、宁波方太、山西天元、东莞泰威的成功实践而展开论述。

 

第一,拟家庭化的企业组织智慧。

企业是由人组成的。从对人性假设的角度,迄今为止的西方企业组织理论,可以划分为 “经济人”、“社会人”、“文化人”三种形态。总的来看,“经济人”假设下的企业组织形态,为现代企业制度的规范化奠定了基础,但由于其过分强调工作效率而忽视了人的社会的、心理的需要,过分强调制度的正规性而压抑了组织成员的自主性,实际上成为一种“没有人的组织”,从而消减了组织的活力。“社会人”假设下的企业组织形态将现实中的人重现拉回到组织关注的视野,但由于其过分偏重非正式组织而忽视了作为社会基本单位的正式组织,过分偏重人的感情和社会因素而忽视了作为人性不可或缺的理性和经济因素,而成为一种“缺乏效率的组织”。而“文化人”假设下的企业组织形态,虽然适应了当代世界经济一体化化、文化多元化、信息网络化的需要,但是在不同文化背景下的展开和运用,仍留下许多需要进一步探讨的空间。

中国人是世界上最重视家庭的族群,儒家学派是世界上最重视家庭的思想学派。中国人的家庭,不仅是生儿育女的地方,而且是生产消费的组织,更是学习教育的场所。在儒家看来,家庭组织是所有社会组织的基础,家庭关系是所有社会关系的前提,家庭制度是所有文明制度的起点。从根本上说,儒家追求的是“天下一家”的理想。据《论语》记载:孔子的弟子司马牛忧愁地说自己没有兄弟。子夏安慰他说:君子和人交往态度恭谨而合乎礼节,那么“四海之内,皆兄弟也”。由此,儒家提出“推爱”的思路,即孟子所言:“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关爱自己的亲人进而关爱他人的亲人,实际上是将天下的人都视为自己的亲人。沿着这一思路,北宋儒者张载提出“民吾同胞,物吾与也”的著名命题。在他看来,天地是人类万物共同的父母,人类和万物共同禀受天地而生。所以我和天下的民众都是相互依存的血脉同胞,和天下的万物都是亲密无间的友好伙伴。在这里,已经没有所谓“家人”和“外人”、“熟人”和“陌生人”,乃至“人类”与“万物”的区别。这是孔子仁爱思想的最高张扬,也是儒家家庭观的最终目标。

受此启发,新儒商立志把企业办成一个“大家庭”。企业家把公司当作“家”,把员工当作“家人”,自己则当一名尽职尽责的“大家长”。管理者多对员工进行人文关怀和人文教育,员工多融入企业的文化与生产环境中。企业的价值在于员工的幸福和客户的感动。现代社会发展的一个重要推动力量来源于企业,企业已经成为社会的中坚力量,我们要创造一个和谐美好的幸福社会,推行拟家庭化的企业组织,建设幸福企业大家庭,就是一个很好的途径。

这里跟大家分享当代新儒商示范企业苏州固锝公司的故事。苏州固锝以“真爱”为根本,建设幸福企业大家庭,既满足了员工的情感需求又维护了组织的秩序,具有强大的生命力。正是得益于此,在新冠疫情的冲击下,苏州固锝才能够处变不惊,企业生产和销售额逆势增长。例如,他们以一颗父母之心,提出“全面取消夜班”的倡议,一些干部对此并不理解,认为此举会极大地增加制造成本,甚至造成企业亏损。董事长则反问道:“如果让你或你的孩子去上夜班,你愿意吗?”这一问点醒了许多干部。事实证明,全面取消夜班后非但没有增加制造成本,反而提高了员工的归属感、幸福感、获得感和满意度,公司的生产效率也提升了66.6%,创造了制造行业的奇迹。

 

苏州固锝公司立碑“永不裁员”

 

第二,导之以德的企业管理智慧。

“德治”是儒家治国之道的基本原则。孔子指出:“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这里的“道”即繁体字“導”的借用,“道之以德”就是“导之以德”,就是用道德教化来引导民众,从而实现国家治理的目标。当然,儒家也并不是主张完全可以不要刑律,不要政法,只是在儒家看来,道德比起刑法来说,更容易获得民心,从而更容易取得有效和持久的治理效果。正如孟子所言:依仗实力来使人服从的,人家不会心悦诚服,只是因为他本身的实力不够的缘故;依靠道德来使人服从的,人家才会心悦诚服,就好像七十多位大弟子信服孔子一样。儒家“德治”所致力的,就是这种使人“心服”的功夫。

当代新儒商企业把儒家的“德治”思想融入企业治理实践,致力于塑造新时期的工商业文明,创立独特的经营和管理机制,把社会、他人、自身利益融为一体,创造了以中华传统优秀文化为底蕴的崭新治理模式,使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价值观和世界级企业的管理制度融为一体。在他们看来,中国文化的内涵就是一个“德”字。“德”是做人应有的规矩、做人最基本的属性,丢掉了这个根本,人在处理事情、处理人与社会、与自然的关系的时候,无论做官、经商,还是做学问,就会出现da麻烦。以“德”为根本,每个人都会严格要求自己。

孔子指出:“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论语·颜渊》。]《礼记·学记》上说:“建国君民,教学为先。”在儒家看来,领导者的职责就是以身作则,教化民众。治理就是教化,治理者就是教化者,治理的过程就是教化的过程。领导者受到教化就能爱护民众,民众受到教化就能发动起来,努力实现组织的目标。为此,当代新儒商企业提出“三为一德”的理念。第一是“为人之君”,就是要有君子般的风度和君王般的责任。须知领导是一种责任,而绝不是一种简单的荣誉和待遇。企业领导者必须对企业负责,对员工负责,对社会负责,切实承担起“一家之长”的职责。第二是“为人之亲”,就是要像对待亲人那样对待自己的下属。领导者对待每一位下级,都要有“如保赤子”般的感情。企业领导者对自己的员工要有亲情般的关爱,遇事替他们想一想,为他们排忧解难。只有以亲情般的诚心对待你的下级,对待你周围的人,你的工作才会做好。第三是“为人之师”,就是为人师表,率先垂范。企业文化建设,干部的以身作则很重要。你要求大家做到的,自己先要做到;要求别人不做的,自己首先不要做。在这个基础上,如果大家能够从你身上学点东西,这个境界就更高了。所以,管理干部就要加强自身的修为与学习,以便对员工进行教化。“为人之君”、 “为人之亲”、 “为人之师”,这三句话构成了一个“德”字。“德”是一个领导者的基本素质和风范。以德平天下人心,大家就会无怨无悔地跟着你走。

这里跟大家分享当代新儒商示范企业方太集团的经验。方太以中学明道,西学优术,中西合璧,以道御术,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精髓融入企业的经营管理实践,涵养企业精神,培育现代企业文化。其“伟大企业”的愿景,“人品企品产品三品合一”的核心价值观,“促进人类社会真善美”的理想追求等,实现了儒家道德教化与现代企业经营的深度融合。特别是“五个一”(立一个志,读一本经、改一个过、行一次孝、日行一善)的提出和施行,将企业员工人文教化中自上而下、自外而内的“他律”,转化为员工自愿、自觉、自强的“自律”,为企业的永续发展提供了强大的能量和稳定的动力。

 

宁波方太的“五个一”展示墙

 

第三,义以生利的企业经营智慧。

儒家主张“义以生利”,把治国理政当作精神价值创造物质价值、精神价值制约物质价值的过程。在价值认识上是“见利思义”,一个以精神追求为最高价值的管理者,行动要想着礼,办事要想着义;不做贪图利而违背礼的事情,也不要因为不合于义而感到内疚。在行为准则上是“取之有义”,富裕和尊贵,是人们所欲望的;如果不依着正当的途径去得到它,一个以精神追求为最高价值的管理者就不会接受。在实际效果上是“先义后利”,把义放在首位然后取利的,就可以荣耀相随、处处通达、驾驭他人;把利放在首位而后才求义的,就耻辱困扰、窘迫交加、受制于人。在价值评判上是“义利合一”,无论是义还是利,都是人们所不可缺少的,英明的管理者如尧舜也不能排除人民的物质需要,昏暗的管理者如桀纣也不能禁止人民的精神追求。这些论述,全面地展现出儒家义利观的丰富内涵。

当代新儒商企业把儒家的“义利”思想融入企业治理实践。他们基于儒家的义利观,以“利他主义”为基础,形成了自己的经营哲学。在他们看来,考量企业成功的重要准则,不是我们有没有成功,而是我们的客户有没有因为我们而成功?如果我们过早地成功了,客户就不会成功。当然,如果能够做到一起是最好,我也成功了、客户也成功了,但是只有一条路的时候,你要放弃什么?那就是放弃自己的利益,让别人先成功。这是21世纪做企业的普遍原则。相信别人要比你重要,相信别人比你聪明,相信别人比你能干,相信只有别人成功你才能成功。

在孔子看来,如果天下无道,你通过发不义之财而获得富贵,这当然是可耻的;但是如果天下有道,你循道而行而获得富贵,这当然是光荣的。相反,如果天下有道,你不循道而行去创造财富,却自甘贫贱,这在孔子看来也是可耻的。我们知道,古代有“士农工商”,现代有“工农商学兵”,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商人”只是社会的分工,本身并无贬义。从创造财富的动机与手段来看,商人起码可以分为三个层次:生意人、企业家、儒商。生意人有“三会”:会计算、会经营、会赚钱;企业家在生意人“三会”的基础上增加了“三有”:有勇气、有抱负、有情怀;儒商则在生意人“三会”和企业家“三有”的基础上增加了“三讲”:讲仁爱、讲诚信、讲担当。儒商与一般商人的区别,不是不追求财富,而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儒商就是商界的“君子”,其职责就是运用儒家商道智慧为社会创造更多的财富。中国的改革开放为当代企业家提供了创造财富、报效国家的舞台。由此,当代新儒商企业一方面认识到经商必须赚钱:“为人不可贪,为商不可奸,若要做善事,还是先赚钱”;另一方面又认识到并非所有赚钱的生意都做:“赚钱过三关,法律是底线,道德要约束,良心最值钱”;而且更进一步认识到要将自己赚来的钱回报社会:“独善非至善,兼济方圆满,善心有善报,天地大循环”。

这里跟大家分享当代新儒商示范企业山西天元集团的故事。天元集团秉承“帮助人成功”的企业精神,成人达己,义以生利,既为员工创造幸福,更为社会创造价值,既“助人成功”,更“助人成长”,既“化废为宝”,更“化恶为善”。例如,天元集团的环保循环经济产业园区刚建园区的时候,附近村庄有些村民们经常堵路堵门,严重影响了工程的进度,因为园区是省重点项目,所以政府要派驻警务室,帮助维持秩序。但天元说不要,而是着手把仁爱、孝悌、德善的儒家文化理念传递到村子里,连续多年给老人赠送米面油,发福利,像对待自己父母一样对待村里的老人,开办德善斋素食餐厅为孤寡老人和留守儿童提供免费素食午餐,和村庄开展企村共建孝道文明村活动、评选“新村好媳妇”、举办各种敬老爱亲活动,化恶为善,如今这个村变成了远近闻名的“孝道文明示范村”。

 

山西天元集团开展企村共建孝道文明村活动

 

第四,天地人和的企业信仰智慧。

我们知道,西方的管理理论与实践都是不涉及信仰问题的。因为在西方社会,人们的信仰由教会负责,其他任何社会组织包括政府和企业,都无权无法也没有必要干预其组织成员的信仰倾向。而在东方的儒家思想中,“信仰”却是治理体系的重要内容。据《孔子家语·贤君》记载,宋君请教孔子如何治理国家,孔子回答:“邻国相亲,则长有国;君惠臣忠,则列都得之;不杀无辜,无释罪人,则民不惑;士益之禄,则皆竭力;尊天敬鬼,则日月当时;崇道贵德,则圣人自来;任能黜否,则官府治理。”这里涉及到外交、法律、人事等治国的多个领域,而其中的“尊天敬鬼,则日月当时”,显然就涉及到信仰的问题。

受此影响,东方的企业管理也同样包含了信仰的内容。例如,日本当代著名企业家稻盛和夫就以“敬天爱人”作为企业的最高价值。很多中国企业家对此非常敬佩,其实,“敬天爱人”本来就是儒家的核心价值观。儒家主张“天命无常,有德者居之”。人间治理的权力来自上天的赋予,上天可以在统治者有德的情况下给予天命,也可以在失德的情况撤回天命,转给别的有德者。因此,统治者必须谨慎地认识和理解天命。但是上天并不直接向统治者说话,而是借着人民来表达意思和施行选择,这就是所谓“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民之所欲,天必从之”。 于是,这一信仰体系的最后落脚点,自然而然地由“敬天”转到了“爱人”。据历史记载,“敬天爱人”作为儒家的基本思想,早在平安时代就已经传入日本,对日本文化产生了深远影响。稻盛和夫就是将其进行了必要的转化,成为企业治理的最高智慧。

受此启发,当代新儒商认识到,就国家治理而言,人民有信仰,民族有希望,国家有力量;就企业治理而言,员工有信仰,企业有力量。培养有信仰的员工,构建有信仰的企业,这是当今企业治理面临的时代课题。为此,企业就要从以规章制度为标志的1.0管理时代、以使命愿景为标志的2.0管理时代,蜕变到以文化信仰为标志的3.0管理时代。

为此,当代新儒商提出“天地人和的企业文化信仰体系”,包括“敬天”——敬畏天道,相信因果,尊重自然,保护环境;“法祖”——孝敬祖宗,尊老爱幼,尊重传统,学习经典;“爱人”——关爱员工,人文关怀,泛爱大众,公益慈善等。并提出“基于文化信仰的企业治理智慧”:企业治理的次第为精、久、强、大——精是回归本质、久是天长地久、强是内圣外王、大是格局智慧。企业治理的精神为精、妙、绝、伦——精是精益求精、妙是妙不可言、绝是独一无二、伦是无以伦比。企业治理的目的为:企业不是家胜似家,家是有愛的地方,有愛的地方才是家;企业不是学校胜似学校,学校是让人成长的地方,只有成长才是真实的;企业不是道场胜似道场,道场是让人活明白的地方,人生是一场悟道的旅行。让每一位员工都能成就明明白白的人生,让企业成为顺天应人、造福天下的“社会公器”,才是企业文化信仰的终极目标。

这里跟大家分享当代新儒商示范企业东莞泰威的经验。泰威从教育入手,组织员工学习国学经典,引导员工持续不断的学习和成长;践行传统文化,引导员工树立“德福一致”的因果报应观;设立“祖宗堂”,为员工提供尊天敬祖的祭拜场所;董事长兼任“企业首席信仰官”,引领员工坚定文化信仰,推行基于文化信仰的企业治理体系;提出“天地人和股权方案”,为“敬天法祖爱人”的文化信仰提供坚实的制度保障。这里的“天地人和股权方案”,具体做法是:将企业的51%股权归于天地万物,让天地万物作大股东。企业25%股权归于全体员工,让全体员工作企业的第二大股东。企业 24%的股权才归企业主所有,让企业主退到第三的位置,降服了资本的傲慢。51%支持25%,25%支持24%,形成了厚德载物、共同富裕、天地人和的格局。

 

东莞泰威举行敬天祭祖仪式

 

在演讲的最后,黎红雷教授指出:党的二十大报告把“基本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列入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总体目标;企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正是与此相向而行。让我们更加自觉地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道创财富,德济天下,以儒促商,以商报国,以中国式企业治理智慧推进企业的发展,以中国式现代化推进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关闭窗口
 

copyright(c) 2004-2012 中国当代儒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北京·东城区国子监街65号  e-mail: mail-ccc@163.com  mailzhrx@163.com QQ:1953300734  审批表下载 
晋ICP备12001571号